·回到首页 你的位置-->内容页           ★★★ 【字体:

西南医大中医院专家谢林林:巧手点穴祛沉疴

文章来源:川南在线 更新日期:2017-12-08 15:12:22

  题记:凡大医治病,必先安神定志,无欲无求,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救含灵之苦。——孙思邈

  有这样一位80后的青年医师:他在一个西南三四线城市行医,却有来自北京、成都、重庆等地众多病员络绎不绝地赶来求诊,不管是富商巨贾、各方名流,还是病残儿童、低保老人,他一概耐心问病,亲自按摩推拿,点穴针灸,凭着纤纤十指、几根银针、一把艾条,治愈了成千上万的肩颈椎病患者,以及渐冻症、脑瘫儿、痛经、痛风、高血压等各式慢性病和疑难病患者……

  他,就是西南医科大学附属中医院针灸康复科医生谢林林。十五年来,这位三十多岁的青年医生,踏遍神州大地求学、交流、问道,炼就了一身过硬的传统医学技艺,创造了一个又一个传奇医疗故事。听他娓娓道出成长经历和行医经历,你会深深感到,一双手的潜能有多么巨大,祖国传统中医有多么神奇,新的奇迹在不断发生!

  一、传奇医生故事多

  初次看到谢林林老师,有人也许觉得有点怪怪的:这个小伙子身体太清瘦了,清瘦到似乎经不起一阵风吹,颌下还留着一串山羊胡。若不是看到他穿着一身白大褂,你怎么也想猜不到他是一位有名的医生,更想不到在这貌似纤弱的身体里竟然蕴藏着超乎想象的惊人能量。

  如果你问谢林林老师他主要治什么病,他的回答是:“我什么病都在治。”这就让人生疑了:哪有什么病都能治的医生?哪有包治百病的科室?

  然而,令人称奇的是,谢林林的确是什么病都在治,他的科室的确在收治百病。他的身上犹如一座富矿,医治的病种一直在不断拓展,在他看来,仿佛世间没有针灸点穴不能尝试的病种。

  第一次认识谢老师,就见证了这样一桩奇事:初冬的一天,谢林林作为天寿同仁国医馆的特聘讲师,给来自某区的几十位企业界人士讲秋冬经穴按摩防病专题。谢林林刚讲完,一位学员企业家就站起来走到谢老师身边,径直伸出手臂,请谢老师帮忙诊断一下举不起来的原因。企业家说,有天晚上睡后起床,他感到左手臂酸麻僵直,穿衣时举不过腰背,在亲人的帮助下才勉强穿上衣服,自此不能侧举过肩,行动十分不便。自己已经到多家医院几次就诊,中医科、神经外科、骨科、疼痛科都看过了,吃了两个多月的药仍不见好,心里很是焦急。

  谢林林捏捏企业家的手臂,他立即“哇哇”叫起疼来。谢林林掐住他的几个穴位,或轻或重地一番揉搓揉,再拿出银针扎了几个穴,20分钟后取出针,点住两个穴位进行转动。奇迹出现了,企业家的手臂高高地举起来了,而且活动自如!

  当晚,企业家激动地挥舞手臂,兴奋地把手臂高举过头,向谢老师敬酒三杯。在场的所有来宾都连连称奇,感到谢老师的气功针灸疗法充满了神秘气息。但对于谢林林来说,这样的事早已见惯不惊了。就在近日,《泸州日报》《川江都市报》等报刊先后刊登了他医治的两个案例。

  一个是他用针灸治疗脑瘫患者的故事。贵州习水的一名新生儿因难产引起大脑缺血,导致脑瘫,走路歪歪扭扭,不能上坡下坡、下蹲起立。家属带着孩子跑了北京、上海等地多家医院,治疗费花了几十万元,其中,北京一家医院打一针就要16800元,但打了好几针医治效果并不明显。有一次,家属听说有欧洲康复专家来绵阳交流,赶紧抱着孩子赶去,结果专家检查后摊开双手说不能治疗。病人家属对此无可奈何,几年下来几乎要放弃治疗了。后来,家属听说谢林林的针灸有效果,就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找到谢老师,谢老师给他施行了针灸、气功点穴术,孩子状况明显好转;再经过后续几个月上百次的接力治疗,孩子的大部分运动功能奇迹般地康复,现已能生活自理、正常跑跳,学习成绩一天天上升,一家人别提有多高兴了!

  第二个是医治“歪脖子宝宝”的故事。现在,很多痴迷电子产品的低头族,往往会得“歪脖子病”,但一个半岁的婴儿也是“歪脖子”就让人有些奇怪了。这是一个胖嘟嘟的小女孩,出生几个月后,家长发现孩子睡觉、看东西时脑袋总是偏向左边,小心翼翼地把她往右掰,还没开始用力,孩子就哭了起来,家长这才意识到孩子的脖子不能右转。孩子的父母先后带她到各大医院检查治疗,得到的结果都是要做手术,有医院提出要等孩子一岁后才能开刀校正。有一次,家长听朋友说西南医科大学附属中医医院针灸康复科能够治疗这类病,就带着孩子来到谢林林所在科室。谢林林认真检查了患儿情况,诊断该病是“先天性肌性斜颈”,是由胸锁乳突肌挛缩引起的先天性发育畸形病症。长此下去,不仅导致身体畸形,还会影响到脸部发育。谢林林运用气功点穴法施治,一次就治愈了,孩子的脖子能够往右转了。

  谢林林说,这类病症可分为手术治疗和非手术治疗,非手术治疗适于1岁以下的患儿,越早治疗越好。他采取的点穴手法是以指代针,在患者体表适当穴位和特定的刺激线上进行点、按、压、掐、拍、叩等多种手法,让“气”和“力”通过经络的作用,便患者体内气血畅通,促使已经发生障碍的功能恢复。经过几次推拿巩固,孩子彻底治愈了,免去了外科手术之苦,还节约了大笔手术费用。

  一个个神奇案例背后,是谢林林坚实而丰厚的传统医学素养,是谢林林博彩众长的艰辛探索,是一个追梦少年坚持不懈的求学过程……

  二、少年追梦迷中医

  1981年8月,谢林林出生在泸州,他的父亲叫谢文星,当年上山下乡当过知青,回城后在泸州医学院(现西南医科大学)当了一名后勤职工,喜爱钻研医学,尤其对中医颇有研究。母亲刘华蓉做点小生意。因为外婆家在合江尧坝,谢林林从小就在外婆家疯耍,每天爬山、下田、钻树林、捉蜻蜓,在这里,他看到了一拨拨来尧坝古镇演出的功夫练家,看到那些摆摊卖药的道医,便在心里种下了对传统文化的好奇和兴趣。

  不幸的是,在谢林林9岁的时候,母亲因患了严重的风湿性心脏病而撒手人寰。母亲的去世给了谢林林很大打击,他决心一辈子要从医,救治像母亲那样需要帮助的人,把更多的母亲从病魔手里解救出来。

  母亲去世后,父亲把更多的爱倾注在谢林林身上。他带着谢林林到峨眉山、方山、青城山,与那些佛寺、道观人士交谈,收集寻访道家和佛家的医方。他闲时爱参禅打坐,用学到的道家医学知识力所能及地帮助周围的人,潜移默化地影响着谢林林。在这样的氛围中,谢林林成长为一个酷爱梦想的纤秀少年,他从广营路小学毕业后,考上了泸南中学,初中毕业后又考上了泸州二中。

  谢林林性格文静,但脑子很灵,喜欢观察、模仿、研究,喜欢不停地思索和探究新事物。上世纪九十年代,人们都铆足劲挣钱,忽视环境保护,“世界工厂”生产条件十分恶劣,健康问题日益暴露出来,练功祛病、练功健身就变得十分流行。谢林林常常看到成百上千的人聚集到忠山广场集体练功,什么严新气功、张宏宝中功、太极拳、五禽戏……各种流派的功夫、各式各样的气功学说争奇斗艳,人们莫衷一是,无从适从。多数跟风练功的人比划几天就放弃了,但谢林林却较了真。气功究竟是怎么回事?气功的原理是什么?气功能解决疾病问题吗?带着这些问题,谢林林和父亲进行探讨,向来讲课的各路大师提问,买来各种书籍学习,力求学懂、弄通、想明白、练到家。

  那些年,《严新气功精选》一直是谢林林案头的每日读物。他还主动向名山大川的“仙师”学习。谢林林缠着父亲带他到当年下乡当知青的尧坝鼓楼山,向当地的道家老师请教,向邻近的法王寺住持请教;缠着外婆带他到玉皇观向道教老师请教,到方山向佛家住持请教。在与老师的接触过程中,他学到了道医治病的一些基本方法,了解到膏方、丹药、中药的神奇疗效,懂得了中医辩证施治、阴阳平衡的治病原理,懂得了人体筋络与健康、内部机理与外部穴道之间的神奇联系。谢林林痛失母亲的从医冲动逐渐与传统医学相结合,立下了从事传统医学、开展传统文化研究的志愿,并终其一生为目标而努力。

  2000年,谢林林高考毕业后,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泸州医学院(现西南医科大学)的中西医专业,为的就是好好圆中医梦。

  三、遍访名师采众长

  明确的目标是进取的强劲动力。因为兴趣浓厚、目标明确,谢林林学习很用功。大学五年,他除了完成规定的课程外,潜心于中医理论的扎实学习,抓住一切机会学习针灸、推拿技艺,尤其是认穴、点穴,利用传统中医技艺解决临床问题,实现中医保健养生、常见病防治和系统性疾病防治。毕业时,他已经掌握了系统的经络穴位、针灸推拿点穴手法,大胆地进行了若干临床诊治。

  一个人不要把名利看得过重,怀着一颗向善的心,往往会收获更多。谢林林就是这样的人。毕业分配时,很多同学选择到中心大城市、沿海大医院继续进修,或是进入条件比较好的县以上医院就业,而谢林林却想趁年轻到更多的地方去历练,学习和发掘更多的中医传统技艺。谢林林知道我国的道医、佛医、藏医都有很多独特的治疗功法,这些功法往往并不载于医学典籍,也未列入中医药专业教程,而存在于群众的口耳相传中,要想学习搜求医方,就必须深入这些医疗技艺的民间,扎根于群众中去吸取相应的营养。怀着这样的想法,谢林林报名参加了西部志愿者,到九寨沟彰扎镇卫生院当了一名乡村医生。

  九寨沟是藏族群众世代聚居地,这儿有深厚的藏文化传统。谢林林在这里与当地村民深入交谈,询问他们的病情、医疗习惯,根据他们的讲述仔细整理记录传统医学方法。他打听到当地一个活佛门措精通藏医,如获至宝,走了几里山路去拜访活佛,送上从家乡带来的桂圆、桃片,虔诚地拜活佛为师。经过一年多的学习,他熟练地掌握了艾条熏香、放血治疗多种疾病等方法。

  在藏区的冬天,由于大雪封山不能从事生产活动,假期比较长,谢林林就利用每年长假到各地拜师学艺。他慕名到重庆缙云山的少龙观,向在道医学术方面造诣很深的一位知名道长请教。这位道长是国内一流、甚至在国际上都享有盛誉的得道名家,弟子遍及国内外。谢林林向道长学习点穴、推拿等中医外治方法,学习道教科仪和道家养生知识,见证了道家求吉、避邪、隐身的神奇功法,丰富了传统文化学养,把那些高深的传统医学宝典与平易的养生祛病之道有机地结合起来。

  谢林林到江苏省丹阳县的邵云华老师学习气功治病,第一次见证了气功治病的神奇疗效,在大师手里,他在高中、大学里学过的量子力学、气场、细胞潜能变成了可见的实例。

  两年志愿者期满,谢林林又来到马尔康的阿坝州卫校当老师。他教中医针灸、推拿、按摩,必须知其然和所以然,认真学习中医经典名著《黄帝内经》、东汉名医张仲景的《伤寨杂病论》、汉末医学家华佗的《奇筋八脉考》、晋代医学家皇甫谧的《针灸甲乙经》、明代医学家杨健洲的《针灸大成》……结合教学需要,他进一步深入学习儒释道的基础理论,运用传统理论加深对传统中医的理解,把相关理论运用到针灸按摩实践中。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谢林林从传统医学宝典中,吸取到的不仅是医学知识,还有医德修养。他牢牢记住了“药王”孙思邈《大医精诚》的告诫:“凡大医治病,必先安神定志,无欲无求,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救含灵之苦。”“若有疾厄来求救者,不得问其贵贱贫富……皆如至亲之想,勿避险巇、昼夜寒暑、饥渴疲劳,一心赴救……如此可为苍生大医,反此则是含灵巨贼……”

  在此期间,谢林林为弄通一些疑难问题,到庐山东林寺净土宗参习佛学研究生,到西安跟师学习民间点穴绝技,到上海与当地知名的道医一起闭关静修,到雅安、峨嵋等地游历拜访针灸按摩师傅。通过不断学习,他把针灸、点穴、推拿、放血、正骨等传统疗法结合起来,以医济世,以针养道,注重德艺双修,在全国各地结交了不少朋友,对传统中医疗法融汇贯通、综合运用,练就了一身过硬的本领。

  最值得谢林林骄傲的,还是他通过寻访名医、切磋技艺,结识了同为中医专家的妻子赵玉粒,二人心意相通、志趣相投,都有志于在中医事业上发展,并各有建树。妻子在辟谷修炼上达到相当高度,夫妻比翼齐飞的故事传为美谈。

  四、慧质兰心济斯民

  从九寨沟到马尔康,从四川到全国各地,谢林林一路走一路求学,一路走一路行医,他遇到了很多精通中医传统技艺的名家,积累了丰富的行医经验,在中医圈子里奠定了良好的声誉。

  2010年,谢林林应聘担任西南医科大学附属中医医院医生,分别在康复科、骨科、针灸科坐诊(后来合并为针灸康复科),是该院最年轻的知名中医师之一,也是该科室骨干医师。多年来,他坚持不分上下班,有病人就应诊,常常是“5+2”“白加黑”,每天白天就诊30人次以上,每年诊治量六七千人,现已大约诊治患者十万人次,治愈了成千上万例颈椎、肩部、腰腹、腿脚、膝盖等部位病变患者,还有很多内外妇儿病患者。

  在治愈更多腰、颈、腿等运动机能患者基础上,谢林林认识到气功点穴治疗的妙用,尝试运用气功点穴为更多各种类型的患者治病。他认为,点穴治病可防患于未然。因久病必瘀,生病必瘀,怪病必瘀,如果点穴出现反应刺痛,说明疾病已经或正在形成,宜于早发现、早诊断、早防治。

  如今,谢林林采取气功点穴、道家针法、道家正骨、刺血等综合施治手段,结合按摩疏通经穴,为很多颈肩腰椎腿增生、变形、阻滞不通的患者解除了病痛,使很多病患者得到彻底治愈。

  以2016年谢林林治愈的患者李强为例。该患者患有腰胝疼痛十多年,近年病情加重发展为晚期强直性脊柱炎,连基本的弯腰、转动、后仰都无法进行,只能保持直直的站立姿势,被朋友们戏称为“木头人”。李强先后在泸州以及成都多家医院治疗均收效甚微,之后慕名来到谢林林的科室。谢林林采用气功点穴加上气功针,并施行导引术,经过短短20多分钟治疗,“木头人”瞬间活了,李强腰部前屈活动范围从0度变为70度,后伸约30度,侧弯、转动均大为改善。

  谢林林精湛的医疗技术引来很多就诊者。泸州和周边城市很多饱受病痛折磨的病患者接踵而来,指名要找谢林林诊治。随着谢林林名声外传,很多北京、成都、重庆以及全国各省市的患者由亲戚朋友带着来到谢林林的科室,请他帮忙诊治。他的患者中有层次修为都很高的知名人士,在治病过程中,谢林林与各界人士交流思想,得到更大提高。

  在繁忙的医疗业务间隙,谢林林注重总结经验,撰写医疗教材、讲义、论文,把学术研究和治疗经验向中医学同行们分享。在西南医大附属中医院院长杨思进主编的《中医养生100问》《老年实用养生学》《老年实用调病学》等系列丛书中,谢林林参与编辑了气功针灸养生章节。他多次到单位、学校授课,毫不保留地将针灸技术向院内外有志于从事中医科学的同仁们分享,经他之手带出来的针灸按摩能手就有三十多人。谢林林和同伴们一起,就气功点穴法等技艺申报四川省、全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2016年,他荣获四川省中医先进个人奖。

  慧质兰心悟真谛,妙手回春济斯民。谢林林以普济天下患者的医者仁人之心,以滴水穿石的不懈进取精神,用精湛的中医传统技艺洗亮青春的光华,用骄人的医疗业绩传承了源远流长的中医国粹。前路漫漫,我们有理由相信,年轻的谢林林将在中医传统技艺的道路上走得很远,为中华传统医学殿堂缀上耀眼的明珠!(廖泳清)

  作者简介:

  廖泳清:男,四川泸州人,1970年8月出生。四川省散文学会会员、泸州市作家协会会员。著有诗集《酒城心语》,参与编辑多部报告文学集。在国家、省、市报刊网站发表数百篇作品。诗歌、散文入选《中国诗歌网》等数十种刊物杂志。多次获得各级诗歌、散文、报告文学竞赛奖项。(完)

编辑:杨建均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