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你的位置-->内容页           ★★★ 【字体:

泸州兄弟作家(上)泸州杨雪:因为我挚爱这片热土

文章来源:四川发布 更新日期:2017-09-13 08:52:59

 


 前言

他们,不仅是泸州文学界的榜样、翘楚,更是同胞兄弟。兄弟二人同时在文学创作领域颇有建树,同时,为本土文化的繁荣发展无私奉献。这在全省21个地市州里,都是罕见的。是什么样的土壤孕育出如此美好的“果实”?今天,《21城·21人》(第一季:作家与城市)推出泸州兄弟作家——杨雪和冰春,为您解读两个写诗歌写小说写散文的文学兄弟。

  作家简历

  杨雪,本名杨忠孝,男,汉族,1960年11月生于四川泸州,大学文化。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开始在《四川日报》、《星星诗刊》、《人民日报》、《人民文学》、《诗刊》等报刊发表大量诗歌、散文作品,以其诗歌代表作《红高粱》引起当代文坛的广泛关注,系当代著名作家、诗人。现为国家一级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主席团委员,四川省散文学会副会长,泸州市文联副主席,泸州市作家协会主席,泸州市散文学会会长,泸州市人民政府旅游文化专家组成员。已出版《早起看风景》《洁白的鸽子花》《梦里故园》《杨雪诗选》《川南的乡愁》等诗歌、散文集十余部,部份作品入选海内外四十余种选本并多次获奖,其中散文随笔集《梦里故园》、《川南的乡愁》分获全国第四届和第七届冰心散文奖。《中国作家大辞典》收有其辞条。 

  作家荐城

  泸州是一座美丽的城市,有着两千多年悠久的文明历史,历代名人辈出。

  始于秦汉、兴于唐宋,以诞生于1573年的国宝窖池群为代表的泸州老窖是这个蓝色星球上最好的浓香型白酒,和同样诞生在泸州的酱香型白酒郎酒一起雄踞中国名酒榜,历年的酒博会为酒城演绎了博大精深的美酒文化;

  此外,泸州还盛产龙眼、荔枝、柚子、枇杷等水果,有古蔺麻辣鸡、江门荤豆花等各种小吃几百种,形成了这个城市独有的美食文化;

  泸州还有长江、沱江、永宁河、赤水河、龙溪河等水系纵横交错,有忠山、鼓楼山、方山、黄荆老林、丹山、玉蟾山、天仙硐等苍山林海蜿蜒连绵,更有承载着厚重历史的尧坝古镇、太平古镇、乐道古镇、立石古镇等星罗棋布,自然山水宁静大气,历史底蕴深沉渺远,既可在游历山水间拓宽视野,洗涤心境;也可在探寻古迹中感悟沧桑,丰富阅历。

  泸州,一座你来了就不想走,走了后还想来的城市。

  《21城·21人》丨杨雪:因为我挚爱这片热土

  他是一名诗人、作家,坚守诗歌阵地三十几载,笔耕不止;他更是一名传播者和推动者,引领和带动了一批本土文学创作者,把对家乡的眷恋和热爱凝于笔端,用精美的文字不断呈现出泸州山河的壮丽和时代的变迁。

  创作经历:不忘初心立志当作家

  采访是在一家茶楼进行的,四周的陈设质朴清雅。落座后的杨雪,面对记者,饮着茶,开始侃侃而谈,不时引经据典,又间或插吐几句诗文,就着那丝若有如无的茶香,整个房间立马充满了文化气息。

  杨雪出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初,那是一个物质和精神都相对贫乏的年代。自幼,祖母和母亲就教导他,人穷志不穷,要做个有用的人,而要做有用的人,就得学好文化,多读书。是以,打小他就和书籍结下了不解之缘,文学名著、历史故事、天文地理,只要是书,统统看,所有的零花钱,也全部积攒下来看书、买书,上小学三年级,他便读完了中国的四大名著。

  在那片书的海洋里,他看到了一个神奇而美妙的世界,那些个文字、段落、诗文充满了魅力和想象空间,那会,他便立志,长大了要当作家,要用文字去演绎世界的精彩。

  整个学生生涯,他最喜欢的功课是作文,也得益于小学、初中语文老师的指导和培养,他每次的作文成绩都在年级前三名。初中开始,他开始坚持写日记,有意识地锻炼和提高自己的写作能力。一个偶然的机会,他看到了团中央开出的一个书单,那是人民文学出版社和上海文艺出版社推出的“文学青年必读书籍”的清单,他如获至宝,按图索骥,一本本买,一本本看,阅读面从中国转向了世界。

  1979年,杨雪参加高考,被阿坝师专录取,多年的努力,他已将清单上所有的书籍买齐看完,大学图书馆又为他提供了更多的阅读书籍,常年坚持博览群书,为他日后的创作打下了良好的文学基础。

  那段时间,他看了很多海涅、拜伦、艾青等诗人的作品,大师们精美的诗句让他陶醉,而作品中为百姓呐喊的声音则让他感到了震撼,一腔热血在体内不断翻涌,一种前所未有的创作灵感喷薄而出。

  于是,他提起了笔,写下了第一篇文章,被《阿坝报》刊用,那是他的处女作,那时他正读大学二年级,时间是1980年。 
                      
  而这一写,就是37年。

  创作之路:最好的作品 在路上

  “我是挣脱而来的一粒种子/心灵藏着一个密码/在你走过的田塍/悄悄发芽”。这是杨雪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写的诗歌《红高粱》中的诗句,正是《红高粱》的问世,杨雪把自己的名字写进了中国诗坛。

  大学毕业后,杨雪在阿坝汶川县漩口中学教了几年书,1985年调回泸州,在市文联做了一名编辑。在文联做编辑,让他有了更多的创作机会,而彼时,中国正处于改革开放初期,思想解放,全国掀起了一股诗歌热潮。在这样的背景下,杨雪在继《红高粱》以后,创作了大批高质量的诗歌,作品先后在《人民日报》《人民文学》《诗刊》《上海文学》《星星诗刊》等国家级、省级知名报刊杂志上发表。

  这些成绩的取得,首先得归功于他的勤奋。几十年来,杨雪的创作题材始终立足在他熟悉的泸州这片土地上。为了获得灵感,开拓视野,他经常下乡采风,爬山涉水,走村访寨,走遍了泸州的四县三区,了解各地的风土人情、历史文化。“只有扎根于这片熟悉的土地,才能写出好的作品。”

  认真严谨的创作态度也是他获得成功的重要保障,他的作品,但凡涉及历史,必会遍访名家,查阅资料,反复甄别,决不轻易下笔。尤其近几年,他开始涉足散文的创作,一些历史题材被选用,通过对史料的挖掘,透过历史的烟云,折射针对现实,起到“借古喻今”的作用,这就更来不得半点虚妄。象《云烟水拍江门峡》这篇五千多字的散文,他构思了一年,查阅、访谈一年,足足花费了两年的时间才得以成文,而该文一经发表,被多次转载,取得异常反响。

  37年,杨雪一直坚守在诗歌阵地,多次获奖,即使是近些年涉足的散文创作也收获丰厚,两次获得全国冰心散文奖。其作品入选海内外40余种选集,《中国作家大辞典》也收有其辞条。37年,他以平均每两年出一本书籍的成绩,当之无愧地成为泸州高产高质的作家。

  对于以后的创作,杨雪说,诗歌还会继续写,但会以求质为主,主要精力会放在散文的写作上,打算写一些篇幅较长的作品。而问及他最满意的作品是哪个时,他沉吟了许久。“大家都觉得我的诗歌《红高粱》《远离空谈》和散文《风雨罗汉》蛮不错,可我自己觉得,我最满意的作品,还在路上。”

  创作源泉:泸州成就了我

  对于一个作家而言,大多有着本土情节,谈及家乡,杨雪毫不掩饰他的挚爱。“我身体里流淌的是泸州的的血液,我爱这片土地。”

  杨雪认为,是泸州这个城市,成就了他。因为,他这些年创作的源泉和动力,皆出自这片热土  ,他说,泸州有着两千多年的文明史,江山历代名人辈出,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泸州的山水俊秀,一草一木皆可入笔;泸州的美酒美食更是让人流连忘返;而泸州的人民勤劳智慧,善于生活,享受生活。这些,都是绝好的创作题材,这片土地上,有着取之不竭,用之不完的丰富养料供作家撷取。“山水居家,诗酒相伴,人文亲和,底蕴深厚。”这是他对泸州的评价。

  而改革开放以来,泸州整个城市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人民的生活水平日益提高,对出生成长于物质和精神处于双重饥饿的杨雪来说,是这个时代变迁的见证者。有次,他陪着一个北京来的朋友参观了泸州,朋友感慨道,泸州发展得不错,已初具大都市的份儿了。那一刻,他心底由衷地涌起一股自豪和欣慰。家乡的巨变,人民的富足,自然也成了笔下的素材。

  2015年秋,杨雪去叙永县的一个彝族村寨采风。那里曾经道路崎岖、地处偏僻、人民生活贫苦,是当地政府近年的精准脱贫点。踏入寨子后,他立即惊叹不已,一条条村道笔直平坦,一座座房屋拔地而起,一改过去的脏乱差。在政府的重视和扶持下,这个彝族村寨已被打造成一个颇具特色的旅游新寨,好似一个衣衫褴褛的流浪汉脱胎换骨成了白领精英。那些描写山寨的诗歌文化也被较好地保存了下来,村民们依旧热情质朴,端出酒菜迎客,更有甚者跑去河边捉“打屁虫”为他下酒。那次采风,他触动很深,回来一气写下了《神奇的海涯寨》。

  城市在不断地变化发展,他在用文字呈现它的新貌和精彩的同时,也有着一种焦虑。城市在翻新,一条条熟悉的街道被拆除,一栋栋高楼拔地而起,一片片新区传奇般诞生,记忆中那些弥足珍贵的影像在不停地被覆盖被剪切。逼窄的里巷,凋敝的院落,低矮的商铺,沧桑的石阶,班驳的灰瓦红墙,衰败的屋檐,成了永远的记忆,甚至,有的文物古迹也遭到了破坏和毁灭。

  他在这些旧影里翻找寻觅,作家的天然使命让他拿起笔来,他行走于城市的街道巷陌,追赶着城市变迁的脚步,他要将往昔美丽的旧影一一保留在他的文字中。他深信,这个城市的美在于它拥有足够的历史积淀;在于所有的美都不是那么刻意!这个城市里的历史、故事都是写在每一阶被踩踏圆润的青石阶梯上,每一个滑落清澈雨滴的屋檐下,每一块斑驳风化门板和每一张泛起深深皱纹的笑脸里。

  他要用自己执着的方式去保留一个时代的印记,乃至一个城市、一片区域、一个族群典型的文化特质。

  他希望,以后城市在做规划的时候,最好请到文物专家和文学家一起参与,尽可能地保留住属于泸州本土特质的元素,因为,这是城市文化的血脉。

  作家责任:要担负起历史的使命

   三十几年来,杨雪在创作上收获甚丰,而在文联,他由当年的一个普通编辑,逐步成长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主席团委员、四川省散文学会副会长、泸州市作家协会主席、泸州市文联副主席。他把这些取得的成绩,都归功于党和政府的培养。

  “人要懂得感恩,在其位就要谋其政。” 从1986年编辑《龙眼树诗歌报》开始,他就主动作为,聚集了一大批本土诗人,把泸州诗群带出了四川走向全国。从本世纪初开始举办的每年一次的“樱花诗会”到现在的“梨花诗会”,坚持了14年,为泸州诗群提供了一个交流、创作的园地。如今,在全国诗歌日渐式微的大环境下,泸州诗群却大放异彩,作品先后在《人民日报》《诗刊》《星星诗刊》《四川文学》等知名报刊杂志上登载,诗歌的质量和数量几乎达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的盛况。

  除此以外,还创办刊物、开通网站和微信号,设置了“泸州作家杂志年度文学奖”,多渠道地引领、推动本土作家多出作品,出好作品。为了提升泸州作家们的写作水平、开阔视野,在市委宣传部和市文联的支持下,采取“请进来、走出去”的方式,与名家座谈,学人所长;和其他地市级的作家相互切磋,取长补短。2017年7月初,他应邀组织策划了“中国名家读纳溪”文艺采风活动,邀请了白庚胜、石英、尹汉胤、何开四等20位名家大师来泸州交流,让本土作家们受益匪浅。

  近几年,他还经常组织作家们下基层单位,深入企业,帮助单位企业编书、写报道,做宣传。他认为,这个城市这个社会为作家们提供了丰富的创作养料,作家们也应该反哺回报,“一个作家,不仅要写出好的作品,更重要的是要担负起使命,服务社会。”(来源 | 四川发布客户端记者 程海英)(完)

编辑:西海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