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南地区综合性门户网站

两年写下30余万字 泸州援非医生成“晒圈狂魔”

川南在线  发布时间:2021-04-26

  一月十五日搬进首都马普托的老驻地,房龄不比我们小。楼下的安保大爷和水果大姐都已熟悉,进进出出都要打招呼,偶尔他们也会操一口怪异的口音喊出:你好!然后就是一脸骄傲,好像是干了件很了不起的事……”

  这是西南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副教授叶明新发布的一条朋友圈,从2019年1月15日至2021年1月28日,在援非洲莫桑比克医疗队的700多天时间里,类似这样的“日记”, 他已发布了超过2000条,共30余万字以及大量珍贵照片,医疗队同事给他取了个外号——“晒圈狂魔”。

  外科医生变身文艺青年

  过去,叶明新并没有写日记“晒圈”的习惯,一年到头也发不了几条。2019年年初,叶明新主动报名参加中国(四川)第22批援莫桑比克医疗队,在离别妻儿的两年零13天里,他白天拿上手术刀救死扶伤,晚上用密密麻麻的文字和照片填满朋友圈,队友和亲朋们猛然发现——叶明新不仅“刀法”精湛,而且还是一名文艺青年,简直就是“文武双全”。

  “莫桑比克的网络不稳定,和妻儿视频聊天时常会中断,我干脆把每天所发生的事情写下来发到朋友圈,既可以让家人了解到我的生活情况,好让他们放心,也顺便打发掉晚上无聊难捱的时间。”叶明新说,每天,妻子和儿子回家后第一件事便是关注他最新转发的朋友圈消息,点赞、评论、留言成为一家人最主要的沟通方式。

  “周五又停水了,洗澡就不要奢望了,冲厕所成了大问题,可是人有三急不排不快啊!幸好秦主任存了三十来桶自来水,简直是雪中送炭,解了燃眉之急,只是用盆冲的厕所始终有股不可描述的气味……”

  “马上要搬进新家了,老宿舍里只剩书桌、冰箱、空调三件套,等煤气灶连接管到位,就能彻底告别呜呜作响的纸板、告别起步抖一抖,到站抖三抖的电梯…”

  “因为技术原因,国内的生活费还没有汇过来,队上费用捉襟见肘!老一辈无产阶级告诉我们,‘不等不靠,积极开展生产自救’,一次把葱头留下扦插在花盆里,竟意外收获了十来根小葱……”

  ……

  点开叶明新的朋友圈,一段段风趣幽默的文字记录了他在援非期间“苦中作乐”的生活经历。

  “莫桑比克的环境远远不如国内,停水停电是家常便饭,艾滋病患者比例很高,绑架案、枪击案时有发生,我们的生活轨迹就是医院——宿舍的两点一线,除了购买生活用品外,平时很少出门。”叶明新说,刚开始,医疗队员们的唯一乐趣就是“双扣大战”——高校学子中一种最风靡的扑克游戏,可时间一长,再经典的娱乐活动也经不起日复一日的消遣,没多久便索然无味。

两年写下30余万字 泸州援非医生成“晒圈狂魔”(图1)

  幸福感汇聚一张手术台

  逛逛楼下的超市、商店,几乎成为医疗队唯一的户外活动,哪怕是货架上的蔬菜永远只有土豆、洋葱、西红柿“老三样”。恶劣的条件、枯燥的生活,以及万里之外的思念之苦,一些医生不同程度开始出现失眠、烦躁、焦虑等症状,严重者甚至还会患上抑郁症,需要接受心理医生的疏导。庆幸的是,医疗队所有人最终全部坚持了下来。

  “除了看专业书籍外,我平均每天还会写下600-1000字日记,并配上照片分享到朋友圈,这对我保持精神状态起到了很好的作用。”渐渐地,每天写日记成了叶明新的“抗郁秘籍”。

  在莫桑比克工作期间,叶明新所有的激动和幸福,全部汇聚在一张手术台上。

  “昨天有腹部和乳腺癌手术,我选了后者,同台的帅哥手机坏了,我瞅了一眼是三星。他问我用的是什么牌子手机,我骄傲的拿给他看,并用葡语说‘华为’ ……”

  “今天完成两台腹腔镜胆囊切除手术,其中一个病人忒胖,胆囊结石偏大,麻烦的是边做还得用蹩脚的英语讲解。还好,整个过程顺利,没有给医疗队抹黑,也没有给西南医科大丢脸……”

  “轮到我上急诊班,一个病人胃穿孔拖了两天才来,切开腹膜,一瞬间感染性腹水喷涌而出,清理残渣、脓苔费时费力,怕影响大家的胃口,这次就不发照片了……趁着晦暗的夜色冲回驻地,还赶上了饭点,盛上一碗带肉的大骨汤……”

  ……

两年写下30余万字 泸州援非医生成“晒圈狂魔”(图2)

  两年时间里,叶明新共参与完成750例手术,其中包括190例急诊手术(含55例抢救手术)和560例择期手术。此外,还为中资公司员工义诊240人次,为大使馆人员诊疗70人次,为当地华人华侨诊治98人次,为当地友好人士诊治21人次。

  在西南医科大学附属医院里,叶明新只负责肝胆外科手术,但到了莫桑比克后,由于缺少专科医生,医疗队员并没有明确的分工,他还做过乳腺、甲状腺、甚至截肢等手术,彻底炼成了一名普外科“多面手”。

两年写下30余万字 泸州援非医生成“晒圈狂魔”(图3)

  30余万字记录中非友谊

  叶明新在朋友圈里所记录的,不仅仅是医疗队里工作和生活,还图文并茂地介绍了当地的自然风光和民俗文化,成为一名“非洲文化传播大使”。

  “首都马普托火车站,哥特式建筑,薄荷绿外表,是非洲最具文艺范的火车站,没有之一,如今已改为博物馆,用实物和照片的方式记录时间的流淌……”

  “马普托城区狭小,城市主干道向北与之平行的一条道就是‘毛泽东大道’,中莫友好历史的见证。”

  “今天是莫桑比克独立日,全国放假。城墙上数十颗锈迹斑斑、钢弹裸露的炮弹堆在城墙边,已无往日的杀气。草坪上的单筒大炮、墙壁上的壁画、展览室内的木雕无不在讲述着莫桑的过往,一部曾经被葡萄牙殖民的苦难史……”

  ……

两年写下30余万字 泸州援非医生成“晒圈狂魔”(图4)

  在莫桑比克当地老百姓眼里,医疗队的9名中国医生全是妙手回春的“神人”。每当患者康复出院,总会热情地邀请他们去家中做客,叶明新总是一一婉言谢绝。“莫桑比克老百姓很热情,但我们有纪律,不能去当地人家里做客。”

  万般无奈之下,一些康复的重病患者只好换另一种方式表示感谢——通知电视台、报社前来采访他们。“在莫桑比克的首都马普托,我上过好几次电视和报纸,级别相当于国内的中央电视台和人民日报,我们医疗队的每个医生都成了当地的‘名人’。”叶明新笑了笑,在他眼里,当地的老百姓既淳朴又可爱。

  “刚来时,室内摆放的三盆绿植都蹿高了一大截,蓝花草、扶桑今年开了十余朵,捡来的须尾草长了一蓬,这些都是要想念的;

  当地的院长、主任、医生、护士、还有保洁大妈,以及淳朴的当地人,这些都是要想念的;

  景区只去了一两个,没见过草原上奔跑的雄狮斑马、没见过鲸群、没见过迁徙的角马……这些都是遗憾,也将会想念的……”

今年1月28日,援莫桑比克医疗队任期已满,当天,11名队员全部登上回国的飞机。叶明新写下了在莫桑比克的最后一条晒圈日记,字里行间透出一种淡淡的伤感。

两年写下30余万字 泸州援非医生成“晒圈狂魔”(图5)

  “10年后的今天,我们带上家人再去一趟莫桑比克,看一看我们曾经工作和生活过的那片土地。”1月30日,叶明新随援非医疗队回到祖国,临下飞机时,医疗队全部成员定下十年之约。

  (来源:健康西南)

编辑:李永鑫


关注川南在线网微信公众号
长按或扫描二维码 ,获取更多最新资讯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