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南地区综合性门户网站

冰春长篇小说连载:《川江英雄》第十二章(大结局)

川南在线  发布时间:2021-10-08

长篇小说连载——《川江英雄》

□ 冰 春

谨以此书,献给为中华民族的解放和新中国的建立而英勇奋斗、浴血革命的先辈们!

  冰春长篇小说连载:《川江英雄》(第二章)(图1)

(本小说据真实历史事件创作。根据创作的需要,小说中主要人物和泸城均为化名)

第十二章 红旗漫卷大西南

冰春长篇小说连载:《川江英雄》(第十二章)(图2)

  第十二章《红旗漫卷大西南》插图:解放军解放泸城。 插图:魏闻声

1

  三日零时刚过,罗熙之的人马与秦菲菲率领的七十二军邓光强警卫排和周怀礼的泸城武工队在二郎滩附近的军火库外围发生了激烈的枪战。

  邓光强的警卫加强排,是任晓光二日一大早派来替换守卫军火库的部队,明确命令他一切行动听从秦菲菲指挥。周怀礼率泸城武工队一部,穿上国民党军军装,奉陈野之命前来协助秦菲菲保卫军火库。陈野自己,则带人去了二三兵工厂。

  起初接到任晓光的命令,邓光强心中还犯嘀咕:光哥和嫂子究竟是不是自己人?万一搞错了,听从一个保密局特务头目的指挥,她要炸毁了军火库,自己岂不是对党和人民犯下了大罪?待周怀礼率部赶来后,他才弄明白秦菲菲原来真是自己人!这光哥和嫂子在敌对阵营中藏得可够深的哦!立马喜笑颜开,嘻皮笑脸围着秦菲菲嫂子前嫂子后的叫着团团转,一副惟命是从的样子,搞得秦菲菲哭笑不得,马起脸命令他着即派出一个班的兵力,与武工队一个小组的人员,沿沙湾码头、出入场镇的路口警戒,发现异常情况,急速报告,并尾随断敌后路,——沙湾是通往二郎滩军火库的必经之路。末了,秦菲菲又对邓光强交待了一句:“邓老幺,如遇前来奔袭的敌人要撤退逃跑,你不必拼命堵截,我们的目的是保护军火库,你得将他们逃向码头的道路让开,——以防没有退路的敌人疯狂扑向军火库。”

  “明白。坚决服从嫂子命令!”

  待邓光强得令而去,秦菲菲和周怀礼商量了一番,决计警卫排余下的人员,防守军火库正面,在一千米开外,设置第一道防线,离大门四、五百米处为第二道防线;武工队其余人员三十来号人,分为两个小组,隐伏在土路两旁的山丘上,一旦战斗打响,敌人突破第一道防线,立即从两边夹击,击溃敌人。

  夜色出奇地宁静,长江对岸的泸城,灯火渐次熄灭,只剩下一些稀疏的光影。秦菲菲在寒冷的江风和山风中,点燃一支香烟,显得格外冷静,她知道,罗熙之一定会来督促她实施天雷计划之一——炸毁二郎滩军火库的。尽管此时她还不知道罗熙之已经发现了何柏芝和她与任晓光的身份,而且奉有毛人凤的逮捕格杀令。

  罗熙之打算乘夜深人静,突袭军火库将其炸毁,生擒秦菲菲。行动前,他不断接到派往水厂、电厂、惠民面粉厂等工厂监督实施爆炸的保密站人员的报告:泸城地下党在各重要工厂已组织工人武装护厂队,他们武器精良,不知那些长短枪手榴弹从何处得来,泸城保密站和办事处、保安旅的人不敢越雷池一步;而且,据混入工厂的办事处特工跑出来 报告,此前秦主任派人安装的那些炸药,全是二三兵工厂提供的过期回潮无法炸放的废品,或者是空弹。罗熙之气得咬牙切齿,大声骂娘。——看来泸城的天雷计划业已破产,他必须抓住最后的机会,孤注一掷,炸毁二三兵工厂和二郎滩军火库!

  罗熙之率保密站、保安旅百十来号人赶到澄溪口码头,夜幕中探照灯在江面四处照射,一艘轮船正在靠岸。罗熙之问打前站的人员他们征调的轮船开往哪里去了,回答说民生公司的张经理下令将船开往纳溪,说是七十二军征用大小船只,接应从江门方向撤退的官兵撤往叙府。罗熙之正待发作,从靠岸的轮船上跑下一队士兵,后面走下来的,是石龙楷一行人。

  “石团长,共军还未进攻合江,你就弃城而逃?”罗熙之迎面拦住石龙楷问。

  石龙楷向罗熙之行了一个军礼,笑道:“罗专员罗站长,石某不是弃城逃跑,而是泸城城防空虚,郭司令下午命我团急速开拔蓝田,连夜回防泸城。估计之会儿大队人员已从陆路撤至蓝田坝渡口,正在过江呢!我这是去向郭司令复命。”

  罗熙之不好接话茬,盯着石龙楷问:“石团长,随你转解合江去的那二百多号政治犯,你处理了没有?”

  “我已留下一个机枪排,”石龙楷看了看手表,“现在是晚上十一点,在过半小时,他们会在菜坝机场解决这批政治犯。”

  下午石龙楷接到郭尔桂的命令,石部急速回撤泸城,他撤退前,将那批政治犯完整地交给泸城商行总经理任晓芬。和任晓芬接上头后,石龙楷让人从军械库里搬弄出一批武器弹药和军服,连同那些被关押的同志,一并交给了任晓芬、洪大妹和原四通旅社掌柜罗子恢率领的川江游击队川南支队的队伍。刚才石龙楷看表,想必他们早已安全转移,所谓向郭司令复命,就是报告这一情况的。

  “能够处理掉这批政治犯,石团长就是党国的功臣!我也就放心了。”罗熙之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一丝释怀的笑容。

  “罗专员,没什么事的话,石某告辞了——我得赶回军部向司令复命去。”石龙楷立正道。

  “老弟,你这船借我用一下,罗某有紧急公务。”

  “用吧。不过得快借快还,保不准郭司令下令,石某又得开拔。”石龙楷不假思索,急急地走了。

  轮船泊岸沙湾码头,罗熙之的人员刚上岸,邓光强将警戒任务交由老孔负责,自己飞马报告了秦菲菲。

  “有多少人?”秦菲菲将烟头扔地上踩灭,问。

  “有近百十号人。”邓光强边回答边用手电往下照了一下,地上已有十几个烟头。

  “作好战斗准备!”秦菲菲下令,随即用手电往天空照射了五下,发出准备战斗的信号后,一阵小跑进入了军火库第一道防线工事,邓光强紧随其后。

  “站住!什么人?”进入沙袋掩体后,士兵们用手电迎面照射住十几米开外的几个人影,邓光强端着轻机枪,站起来厉声喝问。

  前面的人站住了,一个小头目回答:“我们是泸城保密站的,奉命前来督办军火库的爆炸,罗站长马上就到。”

  “是罗熙之的尖兵。”秦菲菲爬在沙袋后面,小声对邓光强说,“让他们过来,拿下!”

  待保密站的几个人过来后,邓光强用轻机枪指着他们,士兵们一拥而上,将特务绑了。还是有一个特务挥动手枪反抗,高小宝一枪将他毙了。秦菲菲暗叫这下打草惊蛇了,罗熙之的大队人马已经到了。

  “前面什么人?为什么打枪?!”罗熙之让他的人散开隐蔽,高声问道。

  “是罗站长吗?刚才是我的人枪走火了……”秦菲菲大声说道,话未说完,一个被绑着却没堵上嘴的特务挣扎着哭喊道:“罗站长,秦主任他们反了!”高小宝一枪托砸在他的头上,特务立马闷声不响。

  罗熙之避开迎面射来的手电光,两三步窜至小公路旁的一棵香樟树后面,冷笑了几声,喊道:“秦菲菲,赶快出来投降吧!我知道你就是共谍黄辣丁,你丈夫代号腊子鱼!你们已经被包围了,现在投降,炸掉军火库,罗某饶你不死!”

  回答他的,是秦菲菲的枪声。

  暗夜中,霎时枪声大作,手榴弹的爆炸声四起。隔长江的泸城在夜深人静中,许多人被惊醒,心绪不宁地听着这让人心惊肉跳的枪声爆炸声。

  激战了一刻钟,罗熙之一方不能前进一步。但这样僵持下去,不能打痛敌人使之退却,秦菲菲遂命令大家边打边退到第二道防线,诱使敌人进入口袋阵而歼之。

  罗熙之不知是计,以为秦菲菲的人马少快顶不住了,命令手下全力攻击,炸毁军火库。

  攻击到离第二道防线五十米开外,罗熙之的队伍再次遭到了迎头痛击。就在此时,两面的山丘上和后面也响起了枪弹声,罗熙之情知不好,中了秦菲菲的埋伏,但他是一个有着效忠校长和党国信仰的人,决计和正面的秦菲菲硬碰硬,杀出一条血路,将这个女共谍击毙,将军火库炸毁而决不退却!

  见罗熙之部不计血本死命向前扑来,秦菲菲怒从胆边生,一股誓死保卫军火库的巾帼豪迈之气从心中升腾,她从邓光强手中抓过轻机枪,大喊道:“弟兄们,消灭罗熙之这个特务魔头,冲啊!”随即跃出掩体,扫射冲击。

  狭路相逢勇者胜!罗熙之在四面围攻中,带着十几个特务和士兵,败退到了沙湾码头,乘轮船逃回了城里。

  军火库保住了。秦菲菲和老孔、小史等二十多个同志兄弟,在激战中中弹牺牲,没有见到泸城上空的红旗猎猎。

  这边的枪弹声平息不久,二三兵工厂方向响起了枪炮声。

2

  陈野赶到二三兵工厂与任晓光会合后,由李朴生领路,去厂长办公室同陈梦雄面商起义、护厂大计。

  由于中共的多方统战工作,兵工专家陈梦雄早已有了脱下国民党少将军装这身虎皮,回归人民怀抱的打算——此前作者已有表述。  咋一见李朴生引来身着国军上校军服的任晓光和便装的陈野,陈梦雄并不惊诧——在解放军迫近泸城之际,突然出现的这两个陌生人,一定和李朴生一样,是共产党!当李朴生介绍二人时,陈梦雄的猜测得到了证实,如释重负地喜悦之情立即溢于言表。

  “陈厂长,这位是中共泸城地下党负责人、代号青鳝的陈野同志;这位是打入敌军郭尔桂部的任晓光同志。”李朴生如此介绍任晓光,是因为他并不知道任晓光的代号,更不清楚郭尔桂是自己人。

  “哦,久仰久仰,可把你们盼来了!”陈梦雄热情地和任、陈握手,话语客套中有些激动,“虽然我们的武装护厂行动已经开始,但不知如何与解放军联系,更担心保密局特务前来武力炸毁工厂,——重庆那边的兵工厂,在解放前夜,遭到了毛人凤的不少破坏。前两天秦菲菲还带特务到我们厂转悠,在关键、要害地方安置了不少炸弹,我正派人一一撤除。”

  任晓光和陈野相视一笑。陈野笑道:“陈厂长,秦菲菲是我们的同志。那些炸弹,都是炸不响的窝火货。”

  见陈梦雄有些惊疑的样子,李朴生解释道:“陈厂长,那些炸弹的炸药,都是我们厂生产的回了潮的废品。根据陈书记和周怀礼同志的指示,经你批准,我带人送去保密局泸城办事处的。”

  陈梦雄恍然大悟:“偷梁换柱?干得漂亮!这下我就放心了!”

  “陈厂长,咱们言归正传。兵工厂的守备部队有多少人,可靠吗?”待大家坐下后,任晓光问。

  “一个警卫连。连长姓刘是我的老乡。”陈梦雄回道,“他听河南那边来信说,老家分得了土地,对我说不愿给老蒋卖命了,想脱下虎皮回老家种地去。这人平时还算正派,也听我的招呼,我对他说一起保卫兵工厂,交给新中国为人民立功后,脸上有光再回去不迟。他答应了。哦,李朴生,你不也和刘连长走得近,混得熟吗?”

  李朴生点点头:“在陈厂长的劝说下,经过我们的工作,刘连长已经被争取过来,赞同起义。”

  任晓光又问李朴生:“护厂队有多少人?”

  “三百多名。全是摸枪造弹的老手。”李朴生笑道。

  “这就好!”任晓光脸上浮现出欣慰的笑容,“我还担心兵力不够。我带了一个连过来,一个排放在罗汉场,准备明晨迎接解放军过江;另两个排分别去了洞窝发电厂和化学研究所,严防敌人破坏。现在,我们得作如下准备,以防应变。”

  任晓光作为保卫二三兵工厂、化学研究所及罗汉镇一线重要工业设施和渡口的中共泸城地下党的最高军事指挥官,对上述地带一一作出了军事部署。

  起义定于三日凌晨五时举行。

  话说保密站副站长张三省带二十多名特务黄昏时来到罗汉场,派人去二三兵工厂与混入厂里的特务联系,打探情况,得知工厂已组成三百多人的武装工人护厂队,且守备兵工厂的士兵态度暧昧,对护厂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敢贸然行事,立报罗熙之:我方人员势单力薄,守备连似有投共倾向,强行冲进工厂实施爆炸,抓捕任晓光已无可能,需紧急调派部队支援。

  还未出发去二郎滩军火库的罗熙之,权衡再三,将手中仅有的协防泸城的保安旅一个营的兵力,派出驰援。

  保安旅的兵,都是在城市集镇养尊处优惯了的,平常对百姓乡民吓哄黑诈吆五喝六敲竹杠很有一套,要论打仗,那就粑皮软蛋了。闵营长听罗熙之命他驰援张副站长,进攻二三兵工厂,心里打怵,——家在厂里的勤务兵告诉他,兵工厂已组成三百多人的武装工人护厂队,不但有手榴弹地瓜弹机枪步枪驳壳枪,而且还弄出了十几门小钢炮,一副与工厂共存亡的阵势哦!但不去不行,闵营长只好磨洋工,——磨磨蹭蹭从城内各处招拢部队,费了一个多小时;分批次从沱江上过浮桥,又费了一小时有余;部队在小市麻沙桥集结完毕,用去了半小时;待赶到罗汉场与张副站长会合,时间已是三日子夜。此时,沙湾二郎滩军火库那边,枪弹声正烈。

  见闵营长姗姗来迟,搁在平时,早遭到训斥。眼下正是用人之际,还得靠这帮老爷兵当炮灰打头阵进攻兵工厂,张副站长不好说什么,立即布置人手,向高坝二三兵工厂隐蔽前行。

  张三省和保安营的行动,早有警戒暗哨报告给了任晓光。当他们沿着土石小公路行至离厂区几百米处,工厂大门两旁的岗楼和骑墙上,几盏探照灯突然射出的强光罩住了他们的去路。从电喇叭里传出了一个铿锵有力的声音:“保安旅的弟兄们,兵工厂是国家和人民的,回去吧!不要同保密局的特务掺和,破坏工厂,否则有来无回!”喊话连续三遍,弄得闵营长和士兵们心里打鼓,面面相觑,驻足不前。

  “闵营长,效忠党国的时刻到了,冲吧!”张三省见势不妙,提着手枪给保安旅打气。

  “让我们打头阵当炮灰,去送死?”闵营长没好气地反问了一句。

  “难道你要临阵脱逃,反了?”张三省用枪顶着闵营长的太阳穴,恶狠狠地问道。

  “张副站长把枪放下,我哪敢反?”闵营长一边将张三省拿枪的手放下一边嘻笑着说,“要不,我们跟着保密站的弟兄冲?”

  “妈的,一帮饭桶!”张三省骂完,心一横,挥舞着手枪喊道:“弟兄们,共党是虚张声势,他们没有战斗力,都给我一齐往前冲,罗站长重重有赏!”喊完,朝前打了一枪。

  这一枪,得到的回报是:保密站和保安旅的人,只得往厂区大门进攻;迎接他们的是几发炮弹在中间开花,立马呜嘘呐喊哭爹叫娘四处溃散。

  李朴生想率队出击,被任晓光拦住了:“通知护厂队和守卫连,严密把守工厂前后大门和各处要道,不得出去!严防敌人混入破坏!告诉陈书记和陈厂长,起义提前进行!”看了看手表:一时二十分。

  凌晨一时半,陈梦雄通过广播宣布:二三兵工厂正式起义,回归新中国和人民的怀抱!

  张三省再次组织进攻,很快被任晓光指挥的工人队伍和起义的守卫连打退了。还想恋战,有人报告张三省:长江对岸的共军大部队前锋离罗汉码头只有十公里,一旦他们过江,我们想撤回泸城,怕是没有退路了。张三省立时惊出了一身冷汗,带着残兵虾将,仓惶而逃。

  不幸的是,任晓光在二三兵工厂保卫战即将结束之际,被混进工人队伍的保密站潜伏特务打了一枪,击中胸部;李朴生一枪结果了特务的性命后,将身负重伤的任晓光送往兵工厂医院,紧急抢救。

  三天三夜,任晓光昏迷不醒,此是后话。

 3

  从十二月二日晚上开始,郭尔桂一刻也没有离开过司令部。他不时询问七十二军各部向叙府撤退靠拢的情况,一边了解估算解放军迫近泸城的进攻速度。

  郭尔桂面对川南军事地图作沉思状时,萧毅肃参谋次长从重庆“迁都”至成都的参谋总部打来了电话:“尔桂兄,据闻共军已迫近泸城方向之纳溪、合江,你这个兵团司令,可要守住四川的南大门泸城这个西南要会,拱卫成都和川西北哦!听说你要退守叙府?”

  郭尔桂心中一惊:下午才向所属各部下达了向叙府撤退的命令,这萧毅肃咋就知道了?一定是有人向上面报告说他不可靠,老萧打电话来,是敲山震虎摸他的底细?不及多想,郭尔桂道:“萧次长,我这个二十二兵团司令,指挥不动刚划拨过来的部队哦!共军进攻急速,泸城固然重要,可我手上兵力不足,守也徒劳。只有将七十二军将士集结于叙府,才有可能保住我军将来战略退却滇黔的通道。”

  对方沉默了一下,开口道:“尔桂,你知不知道你当这个兵团司令,阻力极大!是墨公和辞公力荐,总裁首肯,你才当上的。你可要卖力啊!”

  “萧次长,放心吧,郭某对校长和党国忠心耿耿,唯有死而后已!”郭尔桂对着话筒,言辞坚决,实则虚以委蛇。

  放下电话后,郭尔桂的脸上流露出一丝焦虑:上面还没有完全放弃对他的怀疑,得作好提前起义的准备,解放军快点打过来啊!

  魏功迈敲门进来报告:“军座,石团长来了。”

  郭尔桂心中一喜:“快请他进来。嗯,小魏子,待石团过江后,你立即派军搜索连去蓝田警戒。解放军打来,即行撤回城里。”

  魏功迈领命而去,石龙楷高喊报告进来了。

  “龙楷,那批政治犯怎么样了?”待石龙楷立正礼毕,郭尔桂急切地问。

  “按军座的指示,全部交给了任晓芬带来的罗子恢川江游击队,已安全脱险了。”石龙楷报告。

  “这样我就放心了。老弟辛苦了!”郭尔桂拍了拍石龙楷的肩膀。

  “不辛苦,应该的。”石龙楷笑道,“哎,军座,刚才我去见水处长,咋没见人影?”

  郭尔桂说:“水涛处长昨天去叙府了。我让他去稳住先期到达的部队,继续做好赵、肖两位师长的工作。嗯,龙楷,你的部队到达蓝田没有?”

  石龙楷道:“已全部集结完毕,正在过江。”

  “好!你来看,”郭尔桂走向壁挂军事地图,用手棍指向泸城长江上游一个地方,“龙楷,你立即去小关门汽车轮渡码头,率你团到泸城西六十华里的马岭小镇宿营,天亮后沿南溪方向朝叙府继续行军靠拢,协助水涛稳住部队。留下一个连接应我。”

  “军座,泸城暨周围部队开拔调空,就剩下兵团和军部的空架子,为你的安全起见,我们团还是留守泸城吧!”石龙楷语含恳切。

  郭尔桂笑了:“什么兵团司令,本来就是空的嘛!你放心,我又不会和解放军打仗,他们一来,我就撤。”

  石龙楷还是有些不放心:“军座,我不是害怕解放军打过来,而是担心罗熙之他们捣鬼。泸城城防空虚,万一他们强逼你抵抗,你的安全咋办?你可是七十二军的主心骨哦!”

  郭尔桂哈哈大笑了起来:“保安旅和模范总队,都是些乌合之众,解放军势如破竹的进攻,早让他们成了惊弓之鸟!我已明确告诉罗熙之,我将弃守泸城,退防叙府,让他自己准备退路。放心吧,龙楷老弟,我身边不是还有军部搜索连和魏功迈两个警卫营吗?谅老罗他们也不敢咋的!”

  “任副参谋长也不在军部?”

  “我正等他和秦菲菲的消息。执行命令吧!”

  石龙楷就忙活去了。

  郭尔桂等任晓光和秦菲菲的消息,一是想知道二三兵工厂等高坝、罗汉一线和二郎滩军火库的守卫情况;二是想让他们尽快与解放军联络,接应大军过江后,赶回来协助策应他的起义。

   等来的,是这两个方向先后传来的枪炮声。

  郭尔桂内心再次闪过不安,让魏功迈与军火库和兵工厂联系,电话无法接通。当他在办公室焦躁地踱来踱去,石龙楷的电话打来了:“报告军座,我部正在往马岭行军途中。刚才许参谋长从长宁指挥所来电,说他接到保密局的指示,任晓光和秦菲菲就是代号腊子鱼和黄辣丁的共谍,命我率部返回泸城,协助罗熙之将其消灭并炸毁工厂等设施。”

  “保密局是怎么知道他们是共产党的?”对于任晓光、秦菲菲的暴露,郭尔桂着实大吃一惊。

  “这个我不清楚。”石龙楷那端道,“军座,要不要将计就计,我部回防泸城,支援保护任晓光他们?”

  “不用,他们自有办法。”郭尔桂不假思索,“协助水涛稳住叙府的部队,才是重中之重!按原命令执行!”

  沙湾方向的枪声停息了半个时辰,乘小木船过江的警卫团加强排的班长高小宝,尘土血污满身地前来报告:二郎滩军火库保住了,秦菲菲和老孔等中弹牺牲。

  黎明之前,又有人来报告:指挥守卫二三兵工厂的任副参谋长,遭特务暗处枪击,昏迷在兵工厂医院。

  非常震惊的郭尔桂,挥手让众人退去。坐进沙发默想:同何柏芝联络的密码本,自己上次去重庆接受蒋介石召见交给任晓光保管,还在他的手里,两个联络人任晓光负重伤昏迷不醒,秦菲菲英勇殉国,现在自己怎么和解放军联系起义大计?不知何柏芝同志将他放弃泸城,让开大道以利解放军从川南北上成都围歼蒋军,自己率七十二军退守叙府在那里起义,堵住蒋军逃往滇黔的计划,报告给了解放军和二野首长没有?

  思来想去,没有更好的办法,郭尔桂决定还是按原计划行事。裹上军大衣打起盹来。

  天,不觉亮了。

  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将迷迷糊糊的郭尔桂惊醒了。

  郭尔桂从沙发上一跃而起,抓起电话,听筒里传来北方口音:“喂,是国民党七十二军郭军长吗?”

  “我是。你哪里?”郭尔桂问。

  “我们是解放军第十军,军长杜义德。”对方回答。

  “真的是解放军吗?你们在哪里?”郭尔桂觉得杜义德这个名字有些陌生,对解放军的突然出现来电又有些兴奋,盯问了一句。

  “是的。我们在罗汉场。杜军长让你派人来接洽起义。”对方说。

  “好!按我和大河同志商量的,我弃守泸城,按计划行事!”郭尔桂听对方说让他派人去接洽起义,一时不知所措,急不择言本能地说道。

  “谁是大河同志?什么意思?你……”

  对方话未说完,电话莫明其妙地中断了。郭尔桂连“喂”了几声,均无应答。

  “什么按计划行事?对方根本不知道!”放下话筒,郭尔桂感到刚才自己说的话,真是稀里糊涂!他和何柏芝商量的让开泸城要道,以利解放军从泸城进出成都,七十二军拟在叙府起义的计划,这样机密的事,她怎么可能告诉解放军前线指挥官?顶多通过上级告诉他们七十二军有起义的打算。郭尔桂觉得他的话很不妥,没说明白,拿起电话问电话局:刚才的电话是从哪里来了,给我接过去,电话局回说是从罗汉场,再也打不通了。

  秦菲菲牺牲,任晓光生死未卜,何柏芝不知阻隔何处,水涛远在叙府,他又和泸城地下党从未有过联系,郭尔桂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时找不出同解放军联系说明情况的人选。

  不得已,郭尔桂决定立即撤往叙府,庚即把军指挥所移到泸城制高点长庚宫,下令命警卫团副团长魏功迈指挥后卫部队,掩护军部及直属部队撤退。

  在郭尔桂撤退前,罗熙之带着他的人马,往许亚军任司令的七十二军前进指挥所——长宁方向狂奔退逃去了,保命要紧,哪还顾得上监视郭尔桂?

  五星红旗随之插上泸城城头!此时,川江沿线城市,寒冷的阴霾,正被漫卷的红旗驱散!

  十二月十日,国民党军第二十二兵团司令官兼七十二军军长郭尔桂,在何柏芝和解放军十六军的策应下,率部在叙府通电起义,为解放军战役迂回部队迅速进占犍为、乐山、蒲江、邛崃要地,堵住集结于川西地区国民党军四十余万人由川南逃往云、贵两省的通道提供了时间保障。

4

  “喜看旭日东升时,红旗漫卷大西南!列位看官,郭军长在叙府通电起义这天,也就是一九四九年十二月十号,蒋介石匆匆忙忙从成都坐飞机逃往台湾。因为在这前后,川军将领刘文辉、邓锡侯、潘文华和云南的卢汉先后发表通电起义,解放军对成都完全形成合围之势,不久成都宣告解放!而我们的川江英雄任晓光,在昏迷了三天之后,度过了生命危险期,伤势还没有痊愈,就忍受着失去妻子秦菲菲的巨大悲痛,在川南军区司令员杜义德和反特剿匪部长何柏芝的直接领导下,踏上了新的征程!”

  多年以后,我在故乡居委会的大茶馆里,听说怀山人讲泸城解放的故事,断断续续去听了十几个晚上。最后一个晚上去听讲,说怀山的光头老者如是讲道,正当百十号人瞪大眼睛巴望着他说下去,老者却用惊堂木“啪”地拍了一声,宏亮的声音变得有些低沉:“列位看官,对那些为了川江流域和泸城的解放而英勇牺牲的川江英雄们,我们千万不能忘了哦!”说完,忽然又提高了声音:“要知何柏芝、任晓光和解放军如何抓特务剿土匪的后事,且听下回分解!”

  可惜,第二天说书人病了,我也忙于高考复习,对川江英雄的故事,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尽管不求甚解,但他们的事迹,还是深埋我心。

  又过了若干年,当故乡的帆影不在,木船乌蓬船已成历史,我常常徜徉于川江之滨,听大江涛声,观鸥鸟翔集,看轮船穿梭,耳畔时不时回响起“月涌大江流”,“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这样一些悲怆豪迈的诗句,在一派欣欣向荣和平安宁的景象中,那些听过的川江英雄的故事,时时浮现于脑际,让我不能释怀。一次在长江上名为“渔舟”的船上朋友小聚,一位以前在公安部门工作已经退休的文友,遥指长江上游对岸的一片山丘,告诉我那里以前名叫二郎滩,曾隐藏着国民党七十九军的军火库,他们局已离休三十余年的老公安周老,曾为保护军火库舍生忘死立下汗马功劳!当时我大吃一惊后,倍感汗颜!如我等搞文字工作的人,近在咫尺,居然不知道那片宁静之地,曾发生过壮烈悲情的故事,何论他人?一座城市是一个国家的缩影,现在不写出故乡解放前夕先辈们的故事,后人恐怕就更不了解他们知道他们了。就此,我开始查找残缺不全的资料,沿着先辈们的足迹探访旧地(很多地方已不复存在),根据真实历史事件,以小说的形式将为了故乡的解放,为了新中国的全面胜利和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浴血奋斗,英勇牺牲的川江英雄们,尽量还原给读者。

  不废江河万古流!历史,应该,也不会忘记那些赫赫有名和寂寂无名的英雄!

  列位看官,套用说书人的一句话:欲知任晓光等彼时活着的共产党人和同志的命运如何,且听下部小说分解。(全文完)

作 家 简 介

冰春长篇小说连载:《川江英雄》(第二章)(图3)

  冰春:著有长篇小说《战将》《川江英雄》《暗道》及诗歌、散文、短篇小说集和影视文学剧本多部。长篇小说《战将》获四川省第十三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散文《飞翔的燕子》入选教育部语文出版社九年制义务教育课程标准实验教科书(初中语文);诗歌《山海关》《母亲河》收入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周年四川文学作品选;短篇小说《判决》收入《2006年四川青年作家中短篇小说选》。作品曾获全国、省、市等奖项,有诗歌、散文、短篇小说、读书笔记收入50余种选本。

相 关 链 接

  1、独家首发!冰春长篇小说《川江英雄》连载今起在本网推出

  2、冰春长篇小说连载:《川江英雄》(第一章)

  3、冰春长篇小说连载:《川江英雄》(第二章)

  4、冰春长篇小说连载:《川江英雄》(第三章)

  5、冰春长篇小说连载:《川江英雄》(第四章)

  6、冰春长篇小说连载:《川江英雄》(第五章)

  7、冰春长篇小说连载:《川江英雄》(第六章)

  8、冰春长篇小说连载:《川江英雄》(第七章)

      9、冰春长篇小说连载:《川江英雄》(第八章)

  10、冰春长篇小说连载:《川江英雄》(第九章

  11、冰春长篇小说连载:《川江英雄》(第十章)

  12、冰春长篇小说连载:《川江英雄》(第十一章)

(完)

编辑:李永鑫


关注川南在线网微信公众号
长按或扫描二维码 ,获取更多最新资讯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