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南地区综合性门户网站

坚守医线丨放弃“人间烟火”护卫“生命之花”

川南在线  发布时间:2023-01-25

龙城故里,鱼米之乡。泸县云锦镇弯头村的艾如宣和老伴卢元如早在过年的前几天就在打听在泸州工作的女儿除夕能否回家团年,当从女儿口中得知今年除夕仍不能回家团年时,言语中略带失落但也充满理解的说:好,那你看哪天能回来就哪天回来吧!因为在女儿参加工作的15年里,除夕不能回家团年已是常态,所以,从不多说什么。

一份承诺

连续三年未能兑现

1.jpg

挂掉电话,在距离云锦镇20多公里的泸州忠山,重症医学科副护士长艾中平立即开启“应接不暇”模式:“把供氧浓度再提高一点”“赶紧过来两个人,给这个病人做俯卧位通气”“ 每隔半个小时监测一下氧合、心率、血压”“病人这么多这么重,我看一下上班人员怎么安排”……

在医院里,重症医学科无疑是一个艰巨的战场,这里的患者,绝大多数是病危或术后需要特别护理的,一名护士需要护理数位病人,实施各种治疗与护理:呼吸机、CRRT、微量泵、监护仪……吸痰、翻身、喂药喂食、采集血液标本……连续7-8个小时高强度工作,没有片刻闲暇时间。“因为病人病情随时会发生变化,我们的护士,都是必须随时守在病人床边的。”

“今年,我们仍如去年一样满负荷工作,护士和平时一样,白班、上夜班、下夜班‘三班倒’。”提起春节值守,艾中平有些哽咽地说,“年轻人都深知父母养育自己的不容易,都想在春节这一特殊时节能回家陪陪父母,尽尽孝,但是每逢春节,又是我们最忙的时候,科室里有许多护士家在外地,不少人已经连续两三年没有回家陪父母过春节了”。“前段时间奥密克戎感染高峰期,我们的床位使用率最高达到230%,所有护士都在带病坚持工作,多数护士的身体至今都还没有完全恢复,科室里的咳嗽声一直没断过。”

说起兔年的愿望,艾中平满脸期待地说:“带父母坐飞机去北京旅游,这个想法早在2019年就有了,却总是计划赶不上变化。”

在ICU病房外的走廊上,一个个患者家属正焦急守候,“我们的坚守就是守护他们的父母、妻儿、兄弟姐妹,只要患者能够早日康复,我们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艾中平坚定地说。

患者康复

比起回家过年更有意义

2.jpg

尽管是除夕,但对冯磊来说并没有“过年”的感觉,当天下午5点过便匆匆吃完“年夜饭”,然后倒床呼呼大睡,央视春晚彻头彻尾错过……因为他需要养精蓄锐,凌晨两点后,必须绷紧着每一根弦与死神战斗。

对于工龄已有12年的“老护士”,冯磊回眉山老家过春节的次数一共只有3次,“有两年是父母到泸州陪我过的春节,如今,爷爷奶奶年纪大了,身边需要有人照顾,另外,父母还要给外公外婆上坟。”冯磊说,尽管他是家中独子,所幸父母很开明,并不会因此埋怨他。

ICU一共有90多位护士,冯磊是为数不多的男护士之一。“这里的护理人员,个个都有一身‘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本事,透过患者的一个细微表情、移动、眼神,我们就能马上心领神会。“今年除夕值班,我护理6位病人,能让他们转危为安,就是我除夕之夜的心愿。”

重症医学科的护士,平均每三年才能回家过一个春节,其余两年都必须要留守值班,因为疫情原因,许多护士已连续三年没有回家过年。

“ICU是最接近死亡的地方,同时也是离重生最近的地方。”从业12年里,冯磊见证过太多劫后余生的感动喜悦,也目睹了不少丧亲之痛的撕心裂肺。“很多人并不知道,生离死别的场面经历多了,即便是经过专业培训的医护人员,也需要接受心理医生的辅导。”

3.jpg

初一一大早,ICU医护人员便为病房门口留守的家属们送上热腾腾的一碗汤圆。冯磊说:“在ICU,不仅医生很累很辛苦,患者家属也很不容易,只要患者能康复,我们的留守就会比回家过年更开心、更有意义。”

(来源:西南医大附院   文/任诗雨  陈猛)

编辑:肖昂


关注川南在线网微信公众号
长按或扫描二维码 ,获取更多最新资讯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