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南地区综合性门户网站

正始文学打开世界文学元宇宙之门——作家杨大侠杨科文学访谈录

川南在线  发布时间:2021-11-23

正始文学打开世界文学元宇宙之门——作家杨大侠杨科文学访谈录(图1)


作家杨大侠杨科近照

正始文学打开世界文学元宇宙之门——作家杨大侠杨科文学访谈录(图2)

  杨大侠杨科,四川泸州人,网络红人、作家。出版有文集《且听风吟》等,研究方向:魏晋隋唐五代文学史。

  问:据悉,您在研究魏晋隋唐五代文学史,能否透露哪段文学史对您具有影响?

  杨大侠杨科:中国古代的正始文学,对我启发颇深。可能大家不熟悉,我认为正始文学打开了文学元宇宙之门,多视角触摸天地广阔,对中国文学乃至世界文学,都是一次伟大的开拓。

  问:请您介绍下正始文学。

  杨大侠杨科:正始(240年—249年)是三国时期曹魏的君主魏齐王曹芳的第一个年号,共计10年。这也是曹魏政权的第五个年号。但习惯上所说的“正始文学”,还包括正始以后直到西晋立国(265)这一段时期的文学创作。代表人物是“正始名士”和“竹林名士”。“正始名士”即何晏、王弼、夏侯玄、钟会、荀粲、裴徽、傅嘏等,主要成就在哲学方面。“竹林名士”即阮籍、嵇康、阮咸、山涛、向秀、王戎、刘伶七人。“竹林七贤”中,论年龄,山涛最长;论思想,阮籍最尖锐;论玄学,阮籍、向秀、嵇康并名;论文采,阮籍最闪耀;论怪诞,阮籍、阮咸、刘伶最张狂;论官位,山涛、王戎皆居显要;论财富,王戎富甲一方。

  问:据您研究,正始文学有些什么文学风格?

  杨大侠杨科:一是潇洒飘逸,宅心玄远。进入了超越世俗、超越自我、无所系念、清空高远的空灵境界,架构自我文学的“元宇宙”,与大自然融为一体,在天人合一中绝圣弃智。二是游放山水,牧歌田园。动荡的现实,苦闷的心境,沉溺于清谈,文人们在追求超世玄远中游放山水,与山川河流朝夕悟对,盘桓流连,陶醉自然,体悟山水自然就是“道”的物化。三是愤世嫉俗、任性使气。高举起老庄文化的旗帜,以老庄的“自然”与“名教”相对抗,自觉而深刻地表现了那个玄学时代的哲学精神和审美意念。

  问:风格形成的原因是什么?

  杨大侠杨科:一是魏晋易代,政局动荡。导致文人内心常常产生人生无常的哀伤与忧愁,具体表现在行动上,就由高雅非凡的气质转向狂诞不羁的作派。二是司马氏为掌握大权,屠杀异己,形成恐怖气氛。在249年发生的高平陵事变之后,王陵、毋丘俭、诸葛诞等人奋起反抗司马氏,尽遭屠杀;名士夏侯玄、李丰等谋划废除司马氏,亦遭灭门;当朝大儒蒋济曾委身于司马氏,呕血而亡。惨淡的环境,扑朔的命运,官高亦或权重,反抗亦或顺从,都支离破碎,风流云散。文人噤若寒蝉,人才逐渐凋零,文人多有生命无常、旦夕祸福的恐怖感。文学地位和思路都发生了彻底变化,文学上也体现着深刻的恐惧、黑暗与消极。清议逐渐转为清谈,生活方式多玄谈、饮酒、求仙。崇尚虚无、消极避世的道家思想,在“元宇宙”的虚拟世界中获得感官体验。三是正始年间,何晏、王弼以老庄思想解释儒家经典,并注老子,兴起了玄学,助推道家思想风行。

  问:正始文学给我们留下了什么价值?

  杨大侠杨科:一是以哲学的思维,拓宽时间、空间维度观察事物,讨论问题,审视文学。从多变的视角,对整个人类社会生活、历史、文化进行深层次思考。二是首次把自然赋予生命力,进行人格化描写和认同。以前的山水旅游文学中,展现人与自然的关系,主要是六义中的比兴,这是一种简单的物我比附。儒家提倡的“仁者乐山,智者乐水”,这是一种笼统的物观比德。正始文学在老庄精神的感召下,文人们感于世俗沉浊,积极超越世俗,作品主动追寻自然,归向自然,“鸟兽虫鱼,自家亲人”。山川宇宙被赋予了人格化、思想化、价值化,是文学表达的进步。三是描写出压抑到极致的精神痛苦,文学价值呈现尖锐、深刻的美学意蕴。四是反对以礼教扼杀人性,在思想史上激起了波澜,在反理学的进步思想家和文学家那里产生了回响。五是把庄子艺术精神作为创作思想源泉,拓宽了文学表达空间,生成了强烈的山水、田园、旅游意识。

  问:您向我们推荐下有哪些作品值得大家看看

  杨大侠杨科:阮籍是最具代表型的正始文人,也是最伟大的正始文人之一,是正始时期文学成就最高的作家,有五言诗八十二首,总名为 《咏怀诗》。大家可以去阅读。(完)

编辑:李永鑫


关注川南在线网微信公众号
长按或扫描二维码 ,获取更多最新资讯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