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南地区综合性门户网站

1950年,清匪反霸斗争中,贺龙在资中留下足迹

川南在线  发布时间:2021-05-09

1950年,清匪反霸斗争中,贺龙在资中留下足迹(图1)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国民党政府的特务逃到台湾前,在西南地区形成了一个负隅顽抗的“据点”,他们勾结土匪和封建势力,策动一小部分已起义、投诚的部队进行哗变,发动反革命暴乱,十分危险。

1950年2月4日,时任中共中央西南局第三书记、西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西南军区司令员的贺龙同周士第(川西军区司令员兼成都市市长)、王维舟(西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胡耀邦(中共川北区委书记兼川北军区政委)等一起,正在重庆会见刘伯承、邓小平,共商西南大事。

土匪暴乱的紧急报告送到了重庆。贺龙说:“这些国民党的残渣余孽,不甘心失败,要挣扎几下子。我要马上回成都看看。”

第二天,接近黄昏的时候,贺龙的车队到达内江。从内江往前,是一大段土路。到达资中城郊时,天已漆黑,雨雾交织,贺龙一行不得不停下来。

与贺龙随行的只有一个加强连的兵力,在这里宿营,万一被包围,掩护突围是有困难的。如果继续往前走,夜间看不清道路,行车也有危险。大家正在左右为难的时候,贺龙说:“你们知道吗?这里就是罗广文的十五兵团驻地。走吧,我们就到城里去住。”

秘书陈梦和参谋刘展建议说:那太危险了,还是绕过去,到前边找个镇子住。

贺龙说:“我们既然已经到了这儿,就不能走了。我们不但要住下,还要大摇大摆地进城。”

刘参谋看着贺龙那又镇定又坚决的神情,也就不便再说什么,按照贺龙的指示,到城里联系了一家临街的旅馆。

陈秘书和刘参谋把首长和随行人员安置好以后,就和几位负责警卫工作的人员一起研究发生紧急情况应该采取的对策。贺龙看到他们的神情,爽朗地笑着说:“你们紧张什么?不一定出事。就是出了事,这里离成都很近,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你们吃完饭,抓紧休息。明天还要赶路呢。”

陈秘书正在吃饭,一名哨兵报告说:来了一位起义部队的军官,叫罗广文,要见贺司令员。这个突如其来的情况,使在场的人都愣住了。他要来干什么呢?

陈秘书跟刘参谋说:“咱们告诉罗广文,贺龙不在这儿。”

“嗯——”刘参谋说,“把罗广文支走,咱们再跟贺老总说说,赶快离开这个地方,谁知道他是不是来摸底的?”

正当他们商量的时候,在屋外查看安全情况的胡耀邦走过来,对刘参谋说:“小参谋,不要这么紧张嘛。罗将军既然已经知道贺老总在这儿,又亲自登门拜访,还是先请他进来为好,不然就失礼了。告诉警卫连先不要休息,待会儿看谈的情况再说。”

贺龙还没有睡,听见他们的谈话,就从里屋走出来,大家不约而同地注视着他,期待着他的决定。

贺龙深深地吸了一口烟,坦然地说:“罗广文是按照军区的命令,带部队到外地进行改编的,走的路线也是预先指定的,没有什么不正常的情况。我们不要轻易怀疑人家。”他对陈秘书说,“陈大个,你快把他请到我屋里来坐。他来了,我们正好谈谈,这也是做工作的好机会嘛。”

贺龙说着,整了整他那件刚要脱掉的黑色皮夹克,一边扣着扣子,一边对胡耀邦说:“你去请士第和王老一块来谈谈吧。平时要想见个面,恐怕还不容易哩!”

陈秘书请罗广文到屋里谈,贺龙起身相迎,罗广文很恭敬地向贺龙行了军礼,说:“我听部下报告说,贺司令员从重庆回成都路过这里,特来拜访。”

贺龙还礼,亲切地和他握手,说:“谢谢!”然后,介绍周士第、王维舟、胡耀邦等人和他认识。

大家坐下后,贺龙说:“罗将军,我们匆匆忙忙赶路,本来不想打扰你们,谁晓得还是把你们惊动了,劳你冒着雨亲自跑一趟,真是过意不去。”

“想不到在这里碰到贺司令员和诸位首长,我非常高兴,能见一面是很难得的。不过,这里条件太差了。你是不是到敝处住一夜,明天我们送你上路。”

“不用了,谢谢你。天很晚了,不要再打扰了。”

“听说成都那边有土匪闹事,路上不安全,我们还是送一段,也尽我一点责任。四川的袍哥厉害,一动就是几万人,希望你们多加小心。”

“罗将军放心,成都那边会派人来接的。你们这次开到浙江去整编,不知道部队情绪怎么样?”

“我本是有罪之人,共产党给我再生之路,我无以报答。我部下都还记得您在成都人民剧场接见起义军官时的讲话,一定本着您的指示去做,义无反顾,和共产党同心同德,建设新中国。部队官兵受到共产党的宽大,都感激不尽。如果将来都能安排生路,各得其所,也不会出事的,这个我可以保证。”

“我们党的政策是不会变的。成百万的部队都驻在四川,光吃饭一件事,四川就承担不了。政府刚刚接管,百废待兴,财政和粮食都很紧张。部队外调,想必你是能体谅的。”

“外调是政府对敝军的信任。我们过去做了对不住共产党的事,现在又给政府增加负担,心里很不安。我在反动军队多年,今后一定脱胎换骨,努力改造……”

“哈哈……”贺龙看着罗广文拘谨的样子,爽朗地笑了起来。接着说:“要说改造,都要改造。周总理常说,革命不分先后。我以前也在旧军队干过,咱们都一样嘛。参加了革命,就不能再算旧账。只要一心一意跟党走,还是我以前对你说过的那句话:‘前途是光明的’。”

罗广文没有料到贺龙会这样讲,特别是“咱们都一样”这句话,更使他感动。他那拘谨的神情也随之松弛下来,谦逊地说:“哪里,哪里,我是戴罪之身,怎能跟您一样。”

“你又来了。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嘛!”

“是,是。您可以放心,我一定在共产党的领导下,用这后半生,为人民做一点有益的事,弥补以往的过失。你们该休息了,明早我来给你们送行。”他站起来,和几位首长一一告辞。

贺龙和周士第、王维舟、胡耀邦一起将他送出院子。分手时,贺龙说:“君子之交淡如水,不在乎送不送,明天请你不必来送了。”

贺龙回到屋里,一边脱夹克一边对陈秘书说:“罗广文跟我谈得不错嘛。先前他听信了国民党特务的谣言,对我们党的政策是怀疑的。我让地下党的同志向他转达口信,只要他老老实实接受改编,把他部队里的特务抓起来,有他的光明前途。他果然把特务从部队里清除了,交给了我们。”

次日清晨,雨停了。远近的树木和竹林清晰可见,炊烟缭绕。贺龙和周士第、王维舟、胡耀邦一行乘车前往成都。一场大规模的清匪反霸斗争在等待着他们去指挥……(来源:最内江)

编辑:邱果


关注川南在线网微信公众号
长按或扫描二维码 ,获取更多最新资讯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