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南地区综合性门户网站

冰春长篇小说连载:《川江英雄》(第十章)

川南在线  发布时间:2021-09-24

长篇小说连载——《川江英雄》

□ 冰 春

谨以此书,献给为中华民族的解放和新中国的建立而英勇奋斗、浴血革命的先辈们!

  冰春长篇小说连载:《川江英雄》(第二章)(图1)

(本小说据真实历史事件创作。根据创作的需要,小说中主要人物和泸城均为化名)

第十章 黑暗过后是黎明

冰春长篇小说连载:《川江英雄》(第十章)(图2)

  第十章《黑暗过后是黎明》插图:“老狼咋没来?”秦菲菲暗忖,一切得小心应对,谨慎行事哦!插图:魏闻声

1

  中国人民解放军称之为进军大西南的西南战役,于一九四九年十一月一日全面打响。

  这一天,解放军第二野战军主力第三、第五兵团共六个军在第四野战军一部、湖北军区一部共九个师的配合下,在北起湖北巴东,南至贵州天柱,宽达一千里的战线上,向宋希濂集团之川东防线多路进击,突破了国民党军的大西南防线。这一行动完全出乎蒋介石和国民党军统帅部的预料。

  解放大西南的枪声,划破了沉沉夜幕,预告着黎明的曙光就要来临。

  十一月十四日,蒋介石再次由台北飞临重庆。十五日,蒋介石心目中的交通枢纽贵阳解放;十六日,彭水解放,宋希濂集团的川东防线崩溃;二十一日,解放军占领遵义,并继续向川南地区攻击前进。至此,蒋介石才判断出解放军的主攻突击方向和作战意图,不得不叹服享有中国军神之称的刘伯承的战役谋略。

  为了确保川南安全,顾祝同电驰泸城,命郭尔桂即刻赴渝,——蒋总裁召见。

  蒋介石突然召见,是祸是福?一时让郭尔桂神情紧张,心中忐忑不安。因为他感觉到蒋介石对他已有所怀疑。

  “此去重庆,恐怕回不来了!”郭尔桂默想了一会儿,不觉发出了一声长叹。电话叫来任晓光,对身边这个已和他联络上了共产党人、代号腊子鱼的何柏芝的下级,交待一些事情。

  听了郭尔桂所言此去重庆凶多吉少的想法,任晓光大吃一惊,急忙说道:“司令,能不能找理由推诿不去?”

  “不去是不行的!”郭尔桂苦笑道,“蒋介石召见,哪有不去的理由?”

  任晓光神情冷峻地说:“离上次作战会议这才多久?蒋介石又急于召见你,难道果真如司令感觉到的那样蒋介石对你已有所怀疑,万一将你扣留重庆什么的,七十二军咋办?”

  郭尔桂笑了笑:“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找你来,就是要给你交待后事。”

  任晓光急了:“司令,你真的要去重庆?容我向上级汇报一下,再作决定行不行?”

  “来不及了。顾墨三电话里叫我即刻动身,我把事情给你说完就走。”

  郭尔桂交待给任晓光的事情有:一是将何柏芝命任晓光编制的那本封皮上写有“顾总长。泸密。郭军长亲译”的密码本交还他保存,万一回不来,将其毁掉,以免泄密。二是他老郭如果在重庆出事,任晓光应想尽办法尽可能地掌控驻防泸城的部队,等待解放军进攻泸城时起义;三是军法处长水涛,在宜宾的教导师师长肖猛以及驻防外地的赵师长柏师长等,都是他老郭信得过的人,必要时可与他们联系上,传达他早已决计起义的意图。此外,如有危险,任晓光可相机撤离。

  “黎明在即,在黑暗中苦熬这么多年,我是不会撤离的!”任晓光的回答,掷地有声。

  郭尔桂点点头,随即写了一份决计起义的手谕交给任晓光,嘱他秘藏保管,必要时对上述第三条中提及的人员予以展示。

  见郭尔桂准备出发,任晓光道:“司令,把警卫团带上吧?”

  “老弟,你说外行话了。蒋介石要抓我杀我,再多的人去也没用。”郭尔桂笑了,“去陪都晋见蒋总裁,带部队去岂不给人谋反的嫌疑?裤裆里面沾上黄泥巴,——不是死(屎)都是死(屎)!”

  “那还是带上邓光强的警卫排吧,防范沿途的匪贼。——他是泸城武工队的人!”任晓光红着脸又道。

  “这个可以。”

  “我去给他交待一下。”

  郭尔桂离开泸城后,任晓光立马叫上秦菲菲、任晓芬回家,商量对策,以防万一郭尔桂回不来好作应变。任晓芬试着给何柏芝发电报汇报此事,无奈不到联络时间,联系不上。秦菲菲说只能等待,静观其变。商量了一阵,正准备到街上馆子吃晚饭,院门的门环叩响了。

来人是保密局西南特区泸城办事处的机要秘书。她向秦菲菲报告:“保密局特派员已到泸城。请秦主任前往小市八万春酒家。”

  “特派员是谁?”秦菲菲问。

  “不知道。是特派员的随员打来的电话。”美女秘书回答。

  “晓光,我不能陪你们吃晚饭了。”秦菲菲耸耸肩,对任晓芬使了个静观勿躁的眼神,走了。

  吉普车驰过沱江上的军用浮桥,来到八万春酒家,秦菲菲在一个便衣的引领下,上楼进了一个包间。

  屋里坐着罗熙之,临窗一个背影有些眼熟的男子正在抽烟。待他转过身来,秦菲菲心中着实吃了一惊——局本部特派员原来是一直未露面的泸办主任叶之翔少将!

  “哈哈,”叶之翔摁灭烟头,发出惯有的爽朗笑声:“泸办成立以来,秦主任一直替我顶着,劳苦功高啊!来,请过来坐。”

  “叶主任,哦,特派员,”秦菲菲向叶之翔行了一个军礼,“菲菲何德何能,谈不上劳苦功高。都是禀承毛局长、徐区长和您的旨意行事,效忠党国,不敢稍懈。”

  “客套话就不说了,来,请坐。”叶之翔作了一个请的手势。

  秦菲菲坐下后,笑道:“特派员,你是泸办的主任,咋现身泸城,不回去坐镇指挥?”

  叶之翔笑着摇了摇头:“泸办从成立到展开工作,成绩斐然,一直是你领导,我只是挂个名而已,这是有目共睹的!是不是,老罗?”

  “是的,特派员。”罗熙之笑道,“秦主任工作能力强,是女中豪杰嘛!”

  “哦,小秦啊,”叶之翔换了一个口吻称呼秦菲菲,“我一天也没去泸办上过班,多数人和我彼此不相识,所以不去也罢。今天请你和老罗来这里聚一聚,除了要谈公务外,我先告诉你一个消息:我已打了辞去泸办主任的辞呈,向局座和徐区长力荐你接替泸办主任一职;可能是这几天局座陪侍总裁事务繁忙,没来得及批准任免。”

  秦菲菲起身立正:“谢谢特派员的提携!感谢徐区长和毛局长的栽培!”

  叶之翔摆摆手:“都是为了效忠党国嘛,应该的,应该的。小秦请坐,喝茶。”

  秦菲菲呷了一口用盖碗茶杯泡的泸城特产竹叶青茶水,暗忖尽管前几天她和罗熙之都接到了徐远举的密电,说局本部将派一特派员来泸城指导督查办事处和保密站的工作,实施代号为川江行动的川南之天雷、木马计划,没想到特派员竟是从未在泸城办事处露面的主任、自己的顶头上司叶之翔!现在他又大绕圈子,和罗熙之一唱一和地“抬举”自己,不知老叶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得小心应对!秦菲菲决定虚以委蛇,微笑道:“特派员,不管咋说,你现在仍然身兼泸城办事处主任,属下何时把办事处的情况给你作一专题汇报?”

  “泸办的事情我都清楚。”叶之翔点燃一支烟,笑道,“小秦不用客套了,放手干就是了。”

  这时,有随从敲门进来问叶之翔:“酒家老板问什么时候可以上菜?”

  叶之翔看看手表,已快晚七时,挥挥手道:“让他们候着!把门关上,没有我的吩咐,谁都不得打扰!老狼来了,立刻请进来。”

  随从应了一声,退了出去。

  罗熙之笑问:“特派员还在等人吧?”

  叶之翔点点头:“是的。现在先谈谈你们的工作。毛人凤局长口谕,你们各自制定的川南天雷、木马计划,经徐远举区长报经局本部批准,同意实施。木马计划已经先行一步,”说到这里,叶之翔看了看罗熙之:“不过老罗啊,你那几千洪门帮会袍哥舵爷的人众,国防部和国军中的一些高级将领,很有看法,说什么鱼龙混杂乌合之众的话的都有,有人还说靠帮会支撑组建的队伍,怎么打仗打游击?怎么潜伏?——浪费党国为数不多的钱财!——当然,老罗你是黄埔二期出生的老军统,对这些难听难堪的话,不必介意,该怎么干就怎么干,局座是支持你的!”

  罗熙之气得急赤白脸,听到末句,只好勉强笑答:“谢谢局座,谢谢特派员的理解支持。”

  “嗯。”叶之翔习惯性地点点头,“奉局座和徐区长命令,我从重庆给你们二人各带了二十箱银远过来,作为长期潜伏和将来打游击的经费,聊表薄意。”

  “感谢上峰的关怀。”秦菲菲率先说。罗熙之还在为刚才的难听话走神,见状,点了点头。

  “今后,办事处和保密站的潜伏人员,是平行但不交叉的两条线,由上峰掌握 。”叶之翔叮嘱道。

  “是!”秦、罗二人同时回答。

  “另外,”叶之翔站起来边踱步边说,“你们二人制定的天雷计划、内容要点差不多,局座指示,为了集中力量,将两套方案整合在一起,由秦菲菲充当第一负责人,老罗协助之……”

  叶之翔话未说完,罗熙之迫不及待地打断他:“特派员,这怎么可以?我对川南,对泸城的山川地貌都比秦主任了解熟悉……”

  “是的,罗专员说得对。特派员,还是我协助他吧!”秦菲菲抢过话头,一副不想抢功的样子。

  “哈哈哈……”叶之翔喷出了一串笑声,之后是满脸肃然:“上峰的命令不容更改!老罗,局座当初派你这个老军统回泸城当专员,就是为了即将开始的同共军打游击,这才是你肩负的重任!局座命令,泸城各县模范大队暨泸城总队和川南人民反共自卫救国会,即日整合,组建川南反共游击纵队,由罗熙之任司令;同时,待共军进占川南前夕,将泸城关押的共产党和亲共份子,由罗熙之组织指挥秘密处决,秦菲菲协助之!”转对秦菲菲:“小秦,天雷计划责任重大,一定要在共军占领川南要津时,实施全线爆炸!二位,明白了吗?”

  “明白!”罗熙之和秦菲菲同声道。

  这时,包房的门敲响了。

2

  随从给叶之翔送来了一张字条,看了后,用打火机将条子烧了。

  “老狼有任务,来不了啦。二位饿了吧?我们开饭吧。”叶之翔笑咪咪地说。

  字条是许亚军派人送来的,老狼是他在保密局的代号。字条上写着:郭今去渝,我不便在泸城公开露面,以免造成误解。请特派员到蓝田豹子的团部见。老狼。

  许亚军昨天接到叶之翔的密电,让他从长宁赶回泸城,今晚在八万春酒家见面,听取他调查代号腊子鱼的共谍的进展情况汇报。傍晚轮船到达蓝田渡口,被驻防泸城、团部设在蓝田镇的石龙楷团长接走了。石龙楷就是那个潜伏极深、善于伪装、代号豹子的保密局特工,受老狼单线领导。原本今晚他是要陪许亚军一起去小市面见叶之翔,将调查腊子鱼的情况作分析说明。不想下午四时许,郭尔桂将电话打到了他的团部,请正在这里视事的刘展绪副军长赶回军部坐镇,他即刻要离泸赴渝接受蒋总裁的召见。

  “参座,外间早有谣传,说总裁并不信任郭司令,此时他赴渝接受总裁召见,不知是凶是吉?参座没有接到军部的命令离开长宁,如果现在突然在泸城公开露面,是不是会给某些人造成你觊觎司令宝座之感?郭司令回不来罢了,如万一他回来了,某些人肯定会给他打小报告,到时释了我们的兵权,于党国大业不利哦!——这就是我接参座到团部的原因。”石龙楷向许亚军进言、解释。

  “谁说总裁对郭司令不信任了?不相信他还让他当兵团司令?”许亚军不以为然,“老头子生性多疑,敲打人的事是常有的。我们并没接到毛局长的指示,要搞掉郭尔桂。现在正是用人的紧要关头,象郭司令这样有雄才大略战略眼光又准备同共军打游击周旋到底的将领,是党国不可多得的人才,老头子是肯定要重用他的!召他去,无非是敲打敲打训示一番而已。你说是不是?”

  石龙楷点头:“参座高见!”

  许亚军拍了拍石龙楷的肩膀:“不过老弟,你说得也对。郭司令前脚刚走,我后脚就到泸城,外界对司令此去重庆的猜测又多,的确给人以我觊觎兵权之嫌。何况特派员今晚召集的人,还有任晓光的老婆秦菲菲,我们现在还不能让她知道我俩保密局的身份,——任晓光是不是腊子鱼,还没完全排除嘛!”

  “经过我的调查观察,可以排除了。”石龙楷道。

  “有可以排除的证据吗?”

  于是,许亚军即老狼,写了一张字条,让石龙楷派可靠之人,火速过长、沱二江,送往八万春酒家。

  看了字条,叶之翔吩咐随从:上两个凉菜四个热菜就行了,其余的作为外面弟兄们的加菜,抓紧时间吃饭。又笑对罗、秦二人道:“请二位来,除了宣布上峰的命令,本想和你们好好喝一顿预祝成功的酒,无奈有公务临时变动,二位随意吧!”

  菜未上齐,叶之翔就举起了酒杯:“二位虽属保密局西南特区的两个单位,但在泸城能够精诚团结,彼此配合,很令上峰和叶某欣慰,叶某敬罗站长和秦主任一杯!”

  三人碰杯一饮而尽后,叶之翔又道:“还有一个任务需要泸城保密站和办事处配合。据可靠情报,郭尔桂的兵团司令部和军部,潜藏有共谍,其中尤以代号腊子鱼的共谍危害最甚!局座已命令我通过老狼在军中排查,想必很快就会有结果。如果我不在泸城,老狼需要你们配合时,会持局座的手谕和你们联系,二位当全力以赴之!”

  “是!”罗、秦二人回答。

  老狼是谁?秦菲菲在心中快速搜索了一下,极有可能是参谋长许亚军。她出任泸城办事处副主任代理主任时,她在保密局机要室的同学曾私下告诉过她,许亚军是老军统。但没告诉她许亚军的代号是什么,也许同学也不知他的代号底细。如果许亚军是老狼,由他暗中调查腊子鱼,任晓光会不会有危险?从今天的情形看,暂时不会,——出门前,晓光不是还好好地和她商量应对万一郭尔桂被蒋介石扣留或抓捕之策吗?假若老狼已锁定晓光就是腊子鱼,老叶今晚也不会请她和罗熙之来这里,当面说这事。但老狼咋没来?他会不会是顾忌什么,临时改变了主意?一切得小心应对,谨慎行事哦!

  正愣神间,叶之翔笑问:“小秦,你怎么了?”

  “哦,特派员,”秦菲菲回过神来,微笑着说,“我在想,七十二军潜伏着共谍,我们泸城办事处和保密站会不会也隐藏着共谍分子?”

  “说到点子上了!”叶之翔哈哈大笑后说,“情报显示,共谍什么代号黄辣丁、船钉子之类的,早已打入了我内部。此次我来泸城,整肃内部也是主要任务之一!”

  罗熙之撇撇嘴:“反正我保密站是铜墙铁壁,共党休息混进来!”

  “老罗,你就那么肯定?”叶之翔笑咪咪地问。

  “不信?请特派员一查到底!”罗熙之振词作答。

  “好了。老罗,先前我给你说的内查共谍,抓紧进行就是了。”叶之翔笑道。

  喝了几杯酒,晚饭匆匆结束了,叶之翔让秦菲菲留一下,罗熙之先走了。

  叶之翔交待秦菲菲:即速密查内鬼,同时暗中监视罗熙之的举动,云云。这是老一套,当然,对罗熙之也说过同样的话,只是对象变幻了而已。

  出了酒家,叶之翔说他还要去看望一个朋友,给了秦菲菲一个联系电话,作别而去。

  秦菲菲开着吉普车一路跟踪至小关门码头,远远瞅见叶之翔他们的两辆轿车上了汽车轮渡船,估计是往蓝田坝见“朋友”,折返回家。

  任晓光开门迎候她。秦菲菲问晓芬呢,任晓光说我让她在阁楼上休息,等待联络时间。二人进到卧室,密谈起来。

  秦菲菲先将叶之翔传达的上峰批准同意她和罗熙之各自搞的天雷和木马计划,并由她主导实施天雷计划的情况说了。任晓光听后很兴奋,站起来搓了搓手说:“这样就好。待我们向大河同志请示汇报后,可以联络泸城和川南地下党武装,共同保卫兵工电力等工厂和城市,胜算就又增加了几层!”

  见任晓光高兴的样子,秦菲菲脸色冷峻声音低沉地道:“晓光,叶之翔这此来泸城,还负有整肃内部的任务——调查潜入军中和保密局的腊子鱼、黄辣丁等‘共谍’!”

  兴奋之情倏忽而逝,任晓光的眼神很惊讶:“咋回事?我们和上级都是单线联系,从老潘、岩鲤到大河,从来如此。党内也没几个人知道我们的身份。而且,我们和四川的地下党组织并无交结。敌人是怎么知道代号腊子鱼、黄辣丁的共产党潜入他们阵营的?莫非他们也有人打入了我们内部,了解到这一情报?真是日怪了,不应该啊!”

  “又说脏话了!”秦菲菲嗔了任晓光一眼,“没什么应该不应该的,谍战生涯,敌中有我,我中有敌,还有双面间谍几重间谍的!毛人凤叶之翔他们的情报来源,目前还无法判明,现在我们要做的事,是怎样伪装周旋,撇清与腊子鱼、黄辣丁的关系?”

  “夫人有何良策?”

  “该干啥干啥,一切照旧,以静制动!”

  “好主意!我原想将叶之翔暗中搞掉,以保全万一。看来现在还不是时候。”

  秦菲菲故作瞪大双眼:“你有这个想法啊?真是幼稚!”继而扑哧一笑:“你以为叶之翔是谁?是戴笠时期军统的八大金刚之一!地位比徐远举还高!保密局泸城办事处成立伊始,他虽挂着主任之职,却一天也没露过面,而是暗中四处活动,也不知在搞啥名堂。这个人称笑面虎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大特务,不是你想暗中搞掉就会得手的。他是一个诡计多端之人,以前我对你说过天雷、木马计划他可能会另搞一套。现在看来,天雷计划是明摆着的事,木马计划,老叶肯定另有潜伏名单!”

  “夫人教诲的极是!分析得也很有道理!”任晓光作讨好状,“如果真的另有名单,夫人是不是已有计谋将它搞到?”

  “还没有。真有名单,我必获取之!”

  任晓光收起了嘻皮笑脸,一本正经地问:“菲菲,你判断许亚军就是保密局派往七十二军的老狼,又看见叶之翔去了蓝田,蓝田是石龙楷团部所在地,莫非许亚军回泸城来去了那里,石龙楷也是保密局的人?”说到这里,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

  “幸好你和他只是想发党国横财的酒肉朋友,我们也没有策反任务,要不然就暴露身份了,”秦菲菲笑道,“我会尽快查清他的身份的。”

  说话间,与上级大河即何柏芝的联络时间到了,任晓光守在院里,秦菲菲上小阁楼将郭尔桂赴渝和叶之翔来泸的情况 ,让任晓芬发出了密电。得到的指示是:桂树应无恙。扰乱视线,伪装自己,联系青鳝,迎接黎明。

3

  秦菲菲的判断是正确的,老狼就是许亚军。他们的推测也没错,石龙楷的确是保密局特务,代号豹子,——只是他们一时还无法证实。就在他们研判情况 ,商量对策,掩护任晓芬发报的过程中,隔长江的军事交通重镇蓝田,叶之翔正在石龙楷的团部听取许亚军、石龙楷关于腊子鱼的情况分析。

  “特派员,十天前接到你的密电,我们立即针对腊子鱼展开了秘密调查。可惜时间太短,目前锁定了几个人,还不确定谁是腊子鱼。”许亚军亲自为叶之翔斟茶水,笑道。

  “老弟辛苦了。你们的行动还是蛮神速的嘛!”叶之翔笑咪咪地给二位分散香烟,“局里也是共军发起的西南战役全线打响后,我们潜伏于二野后勤部门的一位同志,偶然发现这一情报,才得知在大西南众多的二野谍报组织中,有一个名叫‘大河’的小组,活跃在川江两岸。据他分析,腊子鱼、黄辣丁是大河小组在川南的重要成员,腊子鱼已潜入七十二军。时间紧迫,要在共军进占川南暨泸城之前,锁定谁是腊子鱼,以免他兴风作浪,策动郭尔桂部哗变!二位请坐,说说情况。”

  许亚军轻声道:“接到特派员的密电,我立即找借口回了一趟泸城。和豹子密商后,通过军部机要处的内线,查阅了接近郭司令的十几个有可能是共谍的人的档案。采取排除法,最终锁定了这几个人,其中必有腊子鱼!”说着,拿出了一叠翻拍的照片、档案材料。

  叶之翔瞄了瞄桌面前的材料,问:“都是些什么人?”

  “后期工作主要是豹子做的。石团长,还是你来向特派员汇报吧。”许亚军笑道。

  “特派员,有个情况 得向你说明,”石龙楷直了直腰,“七十二军是在徐蚌会战(注:解放军称之为淮海战役)中被打散后重新组建的,很多中下级军官甚至高级军官,都是入川时沿途招兵买马而来,其档案资料很不完善,残缺不全。”

  “这个我知道。”叶之翔抖了抖烟灰,“直接说这几个人的情况 ,我们共同研判。”

  石龙楷拿起桌上的材料,“第一个,副军长刘展绪……”

  “这人不可能是共谍!”不待石龙楷说下去,叶之翔打断他,“刘展绪副军长原本兼着新三十四师师长,你部防驻泸城后,郭尔桂却让他专任副军长,将其兵权剥夺。让其同乡柏桓先斩后奏接替师长之职。如果刘是腊子鱼,郭又有通共嫌疑的话,会夺去他的实权吗?”

  “特派员,郭司令绝不会通共,”许亚军替郭尔桂辩解,“通过我对他的言行举止所作所为多方观察了解,他就是一个还算正派的党国将领,而且已经作好了长期游击共产党的准备。”

  叶之翔笑着看了一眼许亚军:“你就那么肯定?”

  许亚军心中一惊:“特派员,莫非今天总裁急召郭司令,是对他有所怀疑,要采取行动?”

  叶之翔摁灭烟蒂,笑说:“我打电话问过毛局长,局座说他没有接到过清除老郭的指令。老弟啊,你应该知道,值此战局危艰之际,校长召见黄埔弟子将领,说说打气鼓励的话,是常有的事。老郭应该无大碍,不过你们要继续对他密切监视,不要被表面现象所迷惑!豹子,说下一个吧。”

  石龙楷又说了柏桓、赵树德、肖猛三个师长和另两个军官的情况,都被叶之翔、许亚军分析研判后否定了。

  最后,桌上的档案材料里就只剩下军法处少将处长水涛和身兼司令部作战处长、警卫团长的上校副参谋长任晓光了。

  “任晓光,他不是秦菲菲的丈夫吗?有什么可疑之处”叶之翔点燃一支烟,问。

  “这个,还拿捏不准。”许亚军回答,“任晓光是年初从上海回四川成亲,搭乘我们的飞机认识的。之前应该和郭军长不认识,是郭军长惜爱他的作战参谋才能,七十二军当时正招兵买马,广揽才俊,郭军长许他加官晋级,任晓光才来的。”

  “嗯。国军一败再败,溃散各地,造成散兵游勇神出鬼出者众,给了共党混入我们中间的可乘之机,”叶之翔喷出一口烟雾道,“这就不好整了。你们怀疑他是腊子鱼,就因为他是老郭身边的红人?我听说共党行刺老郭的时候,任晓光可替老郭挡过子弹差点命丧黄泉,才有以后的重用提拔,”叶之翔笑咪咪地转向许亚军:“如果当时你许参谋长替长官挡了子弹,恐怕早就手握兵权,当上了新三十四师师长了吧,是不是?”

  许亚军脸红了一下,挤出一丝笑容道:“郭尔桂还是很信任我的。在我和柏桓谁出任新三十四师师长之间,他征求过我的意见,我听他说柏的资历比我老,见他权衡中左右为难,我才放弃了当师长的念头。柏是郭的老乡,却呆在老家再三推却当这个师长,还是我赶过去把他请回泸城的。特派员放心,柏师长一向和我的关系很好,关键时刻,会站在党国一边。”

  叶之翔挥挥手:“还是继续说这个任晓光的情况,我要的是证据!”

  石龙楷见许亚军使眼色让他说话,笑道:“特派员,证据确实没有,只是怀疑而已。”接着话锋一转,说出的话有些出乎许亚军的意料:“属下认为,任晓光不会是共谍,更不象是什么腊子鱼。我的判断基于以下两点:任晓光的老婆是保密局驻泸城的要员,如果他是代号腊子鱼的共谍,那秦菲菲就有可能是藏匿在保密局的黄辣丁,果真如此,那毛局长、徐区长和特派员你对她委以重任,岂不是看走了眼,用人失察?”说到这里,石龙楷见叶之翔收敛了笑容,赶紧补充了一句:“哦,对不起,请特派员原谅属下冒犯直言。”

  “没什么,尽管直说。”叶之翔又恢复了笑脸。

  “第二,任晓光虽有制定作战计划的天赋才能,貌似清高,但据我这几个月和他相处了解,这人其实很恋权很贪财。特别是以他妹妹任晓芬的名义成立了泸城商行后,任晓光伙同军中人士,不惜动用军机、舰船和军车,大肆倒腾紧缺物资,大发党国横财,似有一旦共军攻入川南,随时准备逃之夭夭前往海外。这样假装清高实质腐败的人,是不是共谍,属下报告完,请特派员研判!”

  “龙楷,对于任晓光的怀疑,不是你先提出来的吗?我当初就对你说过,不要搞错了,以免惹恼了上峰,不好下台。你这咋就帮他说话开脱了?”许亚军急赤白脸地发问。

  “哈哈哈……”叶之翔大笑了几声,起身问道:“豹子,听说你在泸城商行有不少股份,捞了很多好处吧?”又转对许亚军:“老狼,你最近也入了股吧?还有你们郭司令!”

  “这……”许、石二人一时语塞,心想干什么事也瞒不过上峰的眼睛,他们虽身为保密局特工,却不知身边还有多少保密局的眼线盯着自己呢!

  “算了!把任晓光放一放,先说说水涛的情况。”叶之翔见二人有些尴尬难堪的样子,挥挥手坐下说道。

    石龙楷拿起水涛的档案说道:“军法处长水涛,是七十二军新组建时,京沪杭警备总司令部副总司令冷欣推荐给郭军长的……”

  “又是一个大有背景来头的人?”叶之翔再次打断石龙楷的话,“择其要点,直接讲证据!”

  “证据正在调查获取中。”石龙楷嗫嚅道。

  叶之翔显得有些不耐烦了,脸上还是强挂着笑容:“没有证据,仅仅是怀疑,那还怎么捕获腊子鱼?!”

  许亚军笑答:“特派员,这才十天,时间太短,容我们再想办法采取手段……”

  “好了好了,战事不等人!”叶之翔缓和了下口气,“二位,值此党国维艰之际,捞点钱我也理解,但不得有误抓共谍的大事!锁定任晓光、水涛二人,密秘调查,但凡有一丁点儿证据,立即捕获!同时,你们得小心掩蔽自己的特工身份,二位是我木马计划中的重要成员!”

  三人又嘀咕了一阵,散了。

  可以说,叶之翔他们对腊子鱼的指向是正确的,且不说任晓光的代号就是腊子鱼,水涛的代号是什么,笔者不知其详,但他确是中共秘密党员、民盟盟员,如果二人稍有不慎,其真实身份露出蛛丝马迹,保密局特务定会痛下杀手!危险,正向任晓光、水涛逼近。

4

  郭尔桂的车队下半夜驰抵七十二军驻渝办事处,迎候他的办事处杨主任报告说顾总长值班室请他到达后,打电话过去。

  电话拨通后,转接给了顾祝同。那边传来了顾祝同的声音:“尔桂老弟,辛苦辛苦。上午十时,总裁在林园召见。”

  “墨公,可否透露一下,校长单独召见学生,有何训示?”郭尔桂想从顾祝同那里打探出蒋介石召见他是何目的,以判断此行是凶是吉。

  “单独召见?你听谁说的?”电话那端顾祝同的声音有些奇怪地反问。

  “哦,墨公,是职部误以为……”郭尔桂听了顾祝同的反问,忐忑不安担惊受怕的心霎时平静了许多,欲言又止地说了这话后,转口道:“墨公,我带了两坛泸城老窖大曲酒,什么时候给你送过去?”

  “不用,回头我派人来取。早点休息吧,就这样。”顾祝同那边将电话挂了。

  郭尔桂放下电话,长出了一口气:既然蒋介石不是单独召见他,自己应该没有什么危险,尽管还有一些担忧,心情却放松了许多。杨主任进来请他:“司令,酒菜已备好,洗洗风尘吧。”

  “算了。”郭尔桂点一支烟,“煮一锅面条,让大家吃了休息。”

  不到上午十时,郭尔桂乘轿车提前赶来了林园。进了等候室,发现有一个人比他先到,最后的一丝担忧立刻消散了,那颗悬着的心终于彻底放了下来。先到的人,是四十四军军长陈春霖。原来真不是单独召见,陈春霖说前面有三个人刚进去了一会儿。

  二人聊了几句,蒋经国、陶希圣进来了。郭、陈起身立正行军礼,蒋经国热情地和二人握手,说道:“两位辛苦了!请座!坐一会儿,先生马上接见你们!”

  蒋经国刚问了一下泸城的情况,侍从武官来招呼郭、陈进去。两人来到走廊上摆着几张藤椅的地方,还未坐下,蒋介石来了。敬了军礼后,蒋介石让他们坐下谈话。

  “郭军长,你的部队整训得怎样?作战有无把握?”蒋介石轻咳了两声,问。

  “请总裁放心,西南战役很有希望。”郭尔桂的回答显得信心满满,“别说其他部队,单是我这个重新组建成立最迟的军,有三个团刚结束紧张训练,另三个团是我入川时一路从医院等地收集的老兵,这两个师马上可以作战。新拨来的傅秉勋一师,成立很早,估计也能打。另外,兵团教导师打仗应该没问题。我认为,打仗完全有把握!”

  “这样就好,这样就好。”蒋介石唔唔着,又转问陈春霖:“陈军长,你的部队行进得怎样?”

  “奉总裁的命令,四十四军已随十五兵团罗广文司令长官从川北大竹急行军开返重庆,火速南下增援宋希濂集团,前往乌江布防,扼守乌江天险。接受总裁接见后,我即速赶往军部。”

  蒋介石起身,郭、陈二人赶紧起立。蒋介石拄着手杖踱了几步后道:“你们都是我忠心于党国的黄埔弟子,去吧,好好打好西南战役,为党国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

  郭、陈二人告退,出了林园分手后,郭尔桂对蒋介石的召见仍心有余悸,不敢在重庆作片刻停留,急忙乘车返回泸城。直至郭尔桂率部起义,无论是顾祝同、张群,还是罗广文约见,郭尔桂怕遭到暗算,都借故推辞,不敢前去重庆。好在正值解放军进军神速,战事吃紧,蒋介石集团已顾不上对郭尔桂的怀疑了。

  来回奔波二十多个小时的路程,就为了问几句话,郭尔桂真搞不明白蒋介石的召见唱的是哪一出。晚上十点过,车队返抵泸城后,郭尔桂直接回了司令部。

  司令部灯火通明。郭尔桂到几处办公室转悠了一圈,刘副军长等人都在各自的岗位上值守,等候他回来,很让他既感动又欣慰。刚进自己的办公室,水涛来了。

  “司令,你身边是不是潜伏着腊子鱼?”甫一坐下,水涛也不兜圈子,开门见山地问。

  郭尔桂心中吃惊不小,脸上却不动声色,佯装迷惑不解地反问:“水处长,什么腊子鱼?不就是鲟鱼嘛!你那里有?正好我还没吃晚饭,是清蒸的还是红烧的?”

  水涛一点也不想开玩笑,神色严肃地说:“司令,是代号腊子鱼的共谍!”

  “什么腊子鱼共谍?”郭尔桂的脸色也严肃起来,“你听谁说的?怎么可能潜伏在我身边?”

  “司令,叶之翔你知道吧!”水涛没有接话,而是问了一句。

  “听说过,好象是戴笠时期手下的八大金刚。不认识。”郭尔桂说。

  “据保密局内线传来的可靠情报,叶之翔昨天突然现身泸城,其要务之一就是调查挖出潜伏在司令身边的共产党腊子鱼。”水涛汇报道,“所以职部专此奉等司令,提请司令小心!”

  “你在保密局有内线?你究竟是什么人?”郭尔桂很认真地问,——他早就怀疑过水涛是共产党派来策应他的人,一时却无法证实,现在既然水涛是来通报保密局正对代号腊子鱼的同志下手,话已说到这个程度,他想一探究竟。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水涛依然严肃,“但我是你的军法处长,一切为你的安全着想,唯司令的马首是瞻!还有,我曾对司令讲过,许亚军参谋长是老牌军统特务,昨天他回过泸城,今天一早返回长宁去了。”

  “他一个前进指挥所的司令,不好好在长宁呆着,跑来干什么?是不是和调查腊子鱼有关?”

  “是的。老许在保密局那边,代号老狼。”

  “明白了。谢谢老弟。”

  “哦,叶之翔还在川南和泸城,背着秦菲菲和罗熙之,单独搞了一个木马潜伏计划。司令,七十二军内肯定还有不少保密局特务,眼看解放军不日将进占川南,司令的言行一定要谨慎,以免遭特务们的误会暗算。”

  “好的。你知道叶之翔他们指向谁是腊子鱼吗?”

  “我和任晓光”

  “你是吗?”

  “不是。”

  “真他妈的扯淡!这帮特务吃饱了撑的,无事生非嘛!”郭尔桂骂道。

  “司令息怒。属下告退。”

  水涛走后,郭尔桂立马打电话到任晓光办公室,将他叫了过来。

  任晓光以为郭尔桂要给他说去重庆面见蒋介石之事,听到的却是水涛有意通过郭尔桂向腊子鱼也就是他传递的情报,这同秦菲菲掌握和判断出的情况差不多,证实了叶之翔暗中确实搞有木马计划。

  “司令,大河同志指示我们,继续伪装自己,扰乱敌人视线,迎接黎明。”任晓光将昨晚何柏芝的复电报告给了郭尔桂,并将秦菲菲获得的消息和判断给他说了。

  “嗯。我们也得给这帮特务找点麻烦。”郭尔桂笑道。

  两人密商着对付特务的办法。

5

  初冬时节,泸城和四川其它地方一样,天气干燥阴冷。然而,素有泸城城隍庙之称的场所——环绕治平寺报恩塔的水井沟、苏公路、治平寺街、迎晖路四条街巷,在这个礼拜天,人们却不惧冷风打脸,玩杂耍魔术的,唱清音小曲的,舞班打狮子龙灯的,表演莲花枪花灯的……,不时引起攒动的人头阵阵喝彩。街头上那些小吃小摊,什么黄粑白糕猪儿粑,豆腐脑儿酸辣粉儿凉面,麻辣鸡块冷串串牛肉面老白烧……,让食客们汗水直冒满脸通红。而那些出入于茶馆戏院听怀山看川剧的人们,脸上透出的,是遗憾或满足的神情。沿街的商铺店面,那怕你是卖尿罐潲水缸的,全都爆棚。一点也看不出战争临近的气氛。

  在人声鼎沸川流不息的人群中,身着黑呢大衣的任晓芬,走进了白塔寺茶馆。

  任晓芬是根据何柏芝的指示,奉哥哥任晓光之命,来这里和青鳝即陈野同志紧急约见的。

  茶馆的大堂里,说书人正在讲《三国演义》中三英战吕布的章回。任晓芬在茶房的引领下,来到楼上预订的包房,陈野已经在这里等着她了。

  “青波同志,哦,任经理,大河同志让你紧急约见我,有啥子紧要事情?”待茶房关门退出后,陈野问。

  作为何柏芝在泸城与陈野联系的交通员,任晓芬与陈野在方山云峰寺就见过面,以后又联系过几次,算是比较熟悉了。所以,免了客套话,任晓芬开门见山地说:“陈先生,泸城解放在即,反动派狗急跳墙,将有重大险情发生。情况紧急,我们泸城小组人手不够,大河指示我们与你联系,希望得到泸城党组织和武装力量的配合。”

  接着,任晓芬将保密局下令在泸城解放前夕屠杀关押在狱中的共产党员和进步人士,以及炸毁位于泸城的二三兵工厂、惠民面粉厂、水厂电厂等军用民用工厂的“天雷计划”的情况说了,末了道:“大河同志希望泸城和川南地下党组织,组织发动工人武装护厂。同时,腊子鱼和黄辣丁同志虽身处险境,还有更重要的工作进行,但他们已制定出一套破坏天雷计划和营救狱中同志的方案,腊子鱼想和你青鳝同志,还有白鳝同志尽快见面晤谈。”

  陈野思索了一下,点点头:“这样吧,你通知腊子鱼,明晚六时我们在鱼棚子酒楼碰面。以谈生意的名义。”

  第二天晚上,任晓光在任晓芬的陪同下,到鱼棚子酒楼和代号青、白二鳝的陈野、周怀礼接上了关系。谈完正事后,周怀礼打趣道:“任长官,没想到你们兄妹就是代号腊子鱼和青波的自己同志哦!”

  “对你就是代号白鳝的川江游击队泸城武工队的自己人,我并不吃惊。”任晓光笑道。

  “怪不得每当我们遇到危险,你都看似无意间将情报传递给邓光强和洪大妹。我们曾经想做工作,策反你呢!”周怀礼笑说后,又语含道歉地解释道:“不好意思,上次刺杀郭尔桂,让你误中了枪子儿。”

  任务晓光的脸色一下严肃起来:“对郭司令,谁也不能动!周老板,请你转告你的手下和邓老幺他们,从现在起,凡有人暗杀、抓捕、绑架郭司令者,一律拼死掩护,确保他的安全!”

  “拼死掩护一个国民党将领?”周怀礼很是惊异不解。

  “这是上级的命令!原因我不能给你解释。”任晓光口气依旧肃然。

  “怀礼,就按腊子鱼说的办!”陈野下了命令。

  “听陈书记的。”周怀礼道。

  “谢谢陈书记、周副书记。”任晓光脸上泛起了笑容,“黑暗就要过去,天快亮了,我们的工作出不得半点差错,否则功亏一篑,对不起党交付的使命!也会牺牲很多同志的生命,——让他们看不到胜利的曙光,我们谁都会后悔一辈子的!”

  众人握手作别,任氏兄妹先行离去。(未完待续)

作 家 简 介

冰春长篇小说连载:《川江英雄》(第二章)(图3)

  冰春:著有长篇小说《战将》《川江英雄》《暗道》及诗歌、散文、短篇小说集和影视文学剧本多部。长篇小说《战将》获四川省第十三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散文《飞翔的燕子》入选教育部语文出版社九年制义务教育课程标准实验教科书(初中语文);诗歌《山海关》《母亲河》收入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周年四川文学作品选;短篇小说《判决》收入《2006年四川青年作家中短篇小说选》。作品曾获全国、省、市等奖项,有诗歌、散文、短篇小说、读书笔记收入50余种选本。

相 关 链 接

  1、独家首发!冰春长篇小说《川江英雄》连载今起在本网推出

  2、冰春长篇小说连载:《川江英雄》(第一章)

  3、冰春长篇小说连载:《川江英雄》(第二章)

  4、冰春长篇小说连载:《川江英雄》(第三章)

  5、冰春长篇小说连载:《川江英雄》(第四章)

  6、冰春长篇小说连载:《川江英雄》(第五章)

  7、冰春长篇小说连载:《川江英雄》(第六章)

  8、冰春长篇小说连载:《川江英雄》(第七章)

      9、冰春长篇小说连载:《川江英雄》(第八章)

  10、冰春长篇小说连载:《川江英雄》(第九章

(完)

编辑:李永鑫


关注川南在线网微信公众号
长按或扫描二维码 ,获取更多最新资讯

标签: